【櫻前線JAPANESE電子報】帶你認識日本文化,讓日語學習不再侷限於傳統教科書,更貼近生活。 想成為一個成熟、快樂且有競爭力的「全人」?快來訂閱【30雜誌電子報】,讓你擁有不一樣的全新視野及思維!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4/11 第3967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川普的阿拉貝拉密碼
聯合報社論 聯合∕聽夜郎國市長談民主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北韓意外拆除美中貿易戰引信
民意論壇 趙春山∕未來中美競合 合作大於競爭
非核家園 仍需核工人才
太陽花「分而判之」 欺小怕大?
效法太陽花 一切合法?
後太陽花 校園權力已翻轉
「川」劇變臉快 台灣不能全靠美
公司自治的本質 法院應「伸手」嗎?
聯合筆記∕毒品、人肉運鈔與洗錢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川普的阿拉貝拉密碼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川普變化莫測,誰能讀出他在美中關係裡的密碼?

習近平夫婦到訪前,川普的女兒伊凡卡貼出周歲小兒玩中文識字積木的圖片;貴賓到臨,川普又要五歲的外孫女阿拉貝拉獻唱《茉莉花》,並表演背誦三字經與唐詩。

這不是第一次,今年春節,伊凡卡曾帶著阿拉貝拉到華府的中國大使館賀年。如今,川普孫輩學中文,舉世皆知,此中透露出川普家族對中國的評價。要孫輩學中文,可知川普家族看見了中國的未來性,並相信中國有發展性。

不僅如此,由於川普的外交及國安團隊尚未齊備,此次川習會能明快地完成布置,竟是透過川普女婿庫許納和中國駐美大使崔天凱的管道。川普的美中開鑼戲,出現了「孫輩外交」及「女婿外交」,這不但是別開生面,儼然也透露出中國在川普心中的特殊分量。

川普家族在中國有不少投資。伊凡卡經營的幾個品牌甚至是在中國的工廠製造,然後回銷美國。

川普如何處理其間的公私界際,對他不啻是一個倫理的考驗。但不妨想像:當川普卸任後,川普家族如果有一天成為北京中南海的常客,搖身一變成為另一位「商人季辛吉」,應當也不會令人太過意外。

蔡政府與川普政府打交道,要謹記川普的三項特徵。一、商人。二、變化莫測。三、孫輩皆在學中文。

川普的美中密碼何在,也許就在愛孫阿拉貝拉的中文課程之中。

   


聯合報社論

聯合∕聽夜郎國市長談民主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剛因批評香港是「無聊小島」引發爭議,台北市長柯文哲仍意猶未盡,他左批香港「沒有自由的靈魂」,右批新加坡是「鳥籠裡的金絲雀」,還說東南亞國家對台灣的民主都「羨慕到流口水」。柯文哲的民主觀,聽在那些曾經為民主付出血汗的前人耳裡,真不知作何感想?

只要有機會,柯文哲便不忘秀一下他的自大和淺薄,國人對此已見怪不怪。但是,把這種「特長」發揮在外交上,用輕蔑鄰國的方式來取悅台灣民眾,恐怕無法為自己增加什麼分數。當然,柯文哲在意的若只是自己重新攻占媒體版面,而不在乎是毀是譽,則他很可能對自己在媒體「復活」沾沾自喜,未來還會加倍演出。

對於柯文哲的傲慢、粗俗,我們已無需多作討論。但是,對於台灣民主是否果真讓鄰國「羨慕到流口水」,關於「肥了政治、瘦了經濟」是否真正的民主追求,台灣民主再如此往前走將走向什麼境地;這些,才是值得我們關注的問題。

首先,不可否認,台灣的民主進展確曾讓若干鄰近國家感到羨慕;但是,如果把國家向上提升的經濟、社會、文化等因素考慮進去,台灣讓人羨慕的程度已在遞減,甚至在快速下降。所謂香港缺乏民主、新加坡是鳥籠金絲雀之類的評價,其實是廿多年前台灣民主成長階段的流行觀點;柯文哲至今還停留在當年的口號,可見他對民主的認知既淺又薄,停留在表皮形式。更何況,台灣有今天的民主,是前人和全民共同努力的成果,卻被柯文哲拿來說嘴自炫、貶抑他人,顯示其民主素養不及格。

第二,民主究竟是「目的」還是「手段」,辯論至今未休;但環顧近年全球情勢,民主國家愈來愈難透過政治解決眾人之事,已是一個明顯現象,所以才會有民粹的興起,台灣也不例外。在台灣尤其嚴峻的是,民主政治的「肥大症」,嚴重壓迫了經濟端的發展,甚至造成民生品質的停滯;這點,僅靠政黨輪替已無法解決。柯文哲在誇示台灣民主成就時,也承認台灣經濟是在「吃老本」;然而,吃完經濟的老本,接下來恐怕就要吃民主老本。民主政治如果無法以增益人民福祉為目的,就會淪為政客的工具,不是嗎?

第三,台灣的民主奮鬥歷程是波瀾壯闊的,但它最大的問題是,在成功超克了威權政治之後,卻掉頭走進了「族群政治」的窄巷,其後又演成「藍綠對峙」的局面,從此就卡在其中。事實上,柯文哲當初所代表的「白色力量」之所以勝出,正是反映了首都市民渴望突破「藍綠之限」。遺憾的是,柯文哲卻自以為這是「個人魅力」,而恣意揮霍。不僅如此,台灣在民主狂飆年代引入底蘊豐富的代議政治、政黨制衡等理念,在新一代政治人物手中,卻因權術化、工具化、技術化而逐漸消磨。在這種情況下,新執政者不斷推出獨斷擴權的法令,新一代國會自甘成為行政附庸,在野黨找不到方向;而「人民頭家」除了剩下手中一張選票,也就別無他物了。柯文哲捧著如此內涵薄弱的民主,卻夸夸其言;無怪乎,一個香港年輕人一提台灣大學生廿五K的起薪,當場就讓柯文哲無言以對。

夜郎國的故事,大家都聽過。如果摀住眼睛,把自己當成世界的中心,夜郎國的富強當然是舉世無雙的,柯文哲的自豪也是無以反駁的。但是,蒙著眼睛的民主,只是盲目的民主;夜郎市長的浮誇,連自己都難以說服,更唬不了別人。

台灣今天的民主課題,應該是要隨著時代的演進,繼續為民主政治增添新的內涵,而不是一味剝削、濫用它。是要讓它變得更為寬闊包容,而不是變得更狹窄排他;要讓它能解決更多問題,而不是只會製造問題。菲律賓曾有過讓人羨慕的民主,但它今天發展如何,難道不是我們的借鏡?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北韓意外拆除美中貿易戰引信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美國總統川普7日下令以飛彈猛襲敘利亞政府軍機場,7、8兩日舉行川習會,9日即調派卡爾文森號航空母艦戰鬥群從南海駛往朝鮮半島附近海域。這一連串的動作顯示,美國已將眼前的頭號目標從中國轉到北韓。川習緩辦貿易課題,但萬事莫如北韓急;不僅凸顯川普調整亞洲戰略的重要轉折,也代表中、美關係的一大進展。

北韓頻頻試射飛彈,川普日前已表示如果中國不對北韓施壓,他將會片面採取行動。美國艦隊的動作有兩點值得注意。第一,卡爾文森戰鬥群原本是在南海巡弋,任務當然是預防兼嚇阻中國在當地的擴張動作;現在艦隊移防,顯示美國對中國在南海的憂慮已經降低。第二,北韓試射飛彈已非一日,但美國在川習會甫結束便下令艦隊移防,時機相當微妙。

川普政府早就對北韓不爽,國務卿提勒森也強調所有行動選項都已在討論中,包括對北韓採取軍事行動、在南韓部署核武,以及對金正恩進行「斬首」。川普選在川習會時攻擊敘利亞,當然是展現他有對北韓動武的決心;會後又放心地調動艦隊,顯然川、習會面時對北韓問題可能已有共識,或至少已取得中國的理解。雙方雖未對北韓問題有所聲明,但顯然是「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從川習會前、後雙方態度丕變,已能窺其端倪。會前川普曾預測這將是一次「很難搞定」的會議,但在會議進行中他已改口對雙方代表稱「我認為習主席與我本人之間的關係培養非常良好,我相信許多潛在的負面問題都將消退」,會後川普又盛讚雙方已建立一種「突出的關係」。川普能話語春風,而非粗口相向,對習近平而言就是加分。

今年秋天中共將召開十九大,領導班子也將吐故納新,因此現在正是習近平在國內事務上最不穩定、風險最高且最脆弱的時刻。上半年如果與美國發生重大矛盾,對習近平的權力掌控相當不利。因此「穩定壓倒一切」,習近平只希望川普別扯他後腿就好。兩人未針對貿易問題互嗆,便是「此時無聲勝有聲」,川習會即可視為成功,習近平應是滿懷愉快地返國。

至於川普願意暫時擱置貿易爭議,一方面顯示雙方在可能引發貿易戰或軍事衝突之前,能夠很快就在經濟與安全議題上找到共同的立場,而且同意先求同存異,這便代表雙方關係的一大進展。另一方面,川普政府對中國的貿易政策尚未做到內部一致,官員與幕僚仍爭議不休;先前的作為也無法前後一致,經常自相矛盾。川普目前根本無法對中國訂出一套明確且合理的要求,以及各項政策的優先順序。既然如此,在經貿議題上現在只能先使出「匯率報告」、「90天報告」、「100日計畫」等拖字訣。

這場川習會能平和、低調地劃上句點,並建立起一套新的談判架構,並由川、習直接督導,由雙方閣員協商安全、經濟、執法、網安及文化等各項議題。在新機制之下,可以緩解中方對川普動輒「推文」開砲的憂慮,而且涵蓋的範圍顯然比過去八年來的「中美戰略與經濟對話」更為廣泛。由於中、美政府的決策都是領導人說了算,因此這顯然表示雙方關係已有明顯的提升。面對此一新形勢,從台灣的立場來看,絕非官員表示「雙方關係沒有進展」就能交待過去。

從正面效應來看,中、美之間爆發「貿易戰」的引信已經暫時拆除,為亞洲及全球經貿新局提供了一段緩衝時間。川普需要雙方工作級的對話能有所進展,讓他對美國製造業能有所交待。川普在會後的推文中表示:「雙方已建立濃厚的善意與友誼,但在貿易問題上唯有靠時間來證明」,這可不是場面話。美國期待中國能主動提出因應之道,中國也會投桃報李。雙方在經貿問題上現在才到達重要談判的起跑點,後續發展也必將對台灣的經貿帶來重大的影響。

   


民意論壇

趙春山∕未來中美競合 合作大於競爭
趙春山/聯合報
川習會終告順利落幕,結果雖不至用「雷聲大雨點小」來形容,但誠如會前各方預期,無論就會面的時間、地點和議程的安排看,川習會本身仍不脫傳統峰會外交的特質,即形式的意義重於實質的意義。涉及這次會面造成的影響,恐怕要看雙方檯面下的交易,以及後續的發展狀況,才能作出正確的評估。

對川習兩位領導人來說,見面本身就具有特定的意義,可以產生出口轉內銷的效應。對美關係一向是中共外交的重中之重。川普特殊的行事風格,尤其是選前那些帶有「反中」意味的言論,不但令中共感到不安,也覺得難以預測。習近平不能讓中美關係成為中共十九大前的一個政治風險,必須向國人證明他有能力處理好與另一個大國的關係。就此而論,習已取得美方對中共建構「新型大國關係」的口頭支持,也獲得美國持續其「一中政策」的承諾,這些算是爭到了面子。

川普在商言商,對實質利益的要求可能超越外交上的杯酒言歡。他上台後終於體會到當家之苦。當初提出的諸多改革方案連續受挫,那些重要的人事安排,也因忠誠和彼此理念不同,而遲遲未能就位。雖然習近平此行帶去的見面禮秘而不宣,但以常理判斷,他應該會對川普關注的美中貿易失衡問題表達一些善意,這對處於民調下降和政治風暴危機的川普執政團隊而言,至少具有若干療傷止痛的功能。而川普藉機對敘利亞採取懲罰性的攻擊,在習面前展現強人的作風,也算是一項意外的收穫。

由於期待值的大同小異,川習雙方都可以聲稱這是一次雙贏的會面,任何一方都不會有「相見不如不見」的感覺。換言之,中美關係還會繼續呈現「鬥而不破」的狀態。從現實主義的角度看,美國不可能不把崛起的中國視為潛在的對手;但另一方面,由於川普不能也不願扮演世界員警的角色,而中共又無意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故雙方不會把暗鬥升高到明爭,從而演成兩敗俱傷的局面。

展望未來的中美競合關係,合作的部分可望大於競爭的部分。首先,經貿關係就非屬一方所得即它方所失的零和對局。川普不能予取予求,習近平也不會照單全收;其次,針對北韓核武問題,中美的共同利益是促使朝鮮半島的非核化。中共不會放棄北韓的緩衝地位,也不願見到美國對北韓發動先制攻擊。因此,最佳的對策是運用經濟和外交工具對北韓施加壓力,並透過六方會談來協助維持半島情勢的和平穩定。就此而論,川習會的最大成就是把雙方的對話機制,從過去的戰略經濟對話和戰略暨經濟對話,擴大為包括外交安全、全面經濟、執法及網絡安全、以及社會和人文等四項領域的對話,使雙方未來的談判和合作內容更加豐富。

對兩岸關係而言,川習會的重大啟示是這兩位風格迥異的領導人,最後還是選擇走「談判代替對抗」的道路。川習能,為何兩岸就不能?我們認為,兩岸執政當局都應從「可操之在我」的部分,思考如何重開兩岸對話之門。我方官員曾表示,川習會中最好不提台灣。這個卑微的訴求,卻道盡了台灣處在「人為刀殂,我為魚肉」下的悲哀。面對未來美中競合關係的發展,我們除了消極地思考如何避免受到傷害外,是不是更要積極地思考如何有所作為,來爭取我們的最大利益。(作者為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

   


非核家園 仍需核工人才
葉宗洸∕清華大學原子科學院副院長/聯合報
當今政府反核眾所皆知,但政府意識形態優先的反核作為,對於國內核工人才的培育影響甚深,當未來的就業與發展充滿不確定感時,年輕學子怎敢率然投身此一領域?

更重要的是,難道非核家園之後,台灣就不再需要核工人才了嗎?執政者若有「停止培養核工專業人力,就不會再有核電」的思維,那真是坐井觀天、視野窄淺。事實上,即使現有核電廠即將陸續停止運轉,仍有至少四項工作需要核工專業的長期參與。

首先當然是核能安全。核二廠一號機在裝載池改建計畫完成後,即將恢復運轉至二○二○年,南部核三廠要到二○二五年除役,考量既有電廠員工的離退潮,這段時間的運轉安全維護仍需仰賴核工專業人力的持續投入。

更值得注意的是大陸福建沿海有七部運轉中核電機組,另外三部機組在建,其中福清核電站距離苗栗僅一六四公里,寧德核電站也不過二百公里,這些年輕機組的運轉安全維護我們能夠袖手旁觀嗎?協助它們的安全維護也等同保障我們的安全。一旦日後真有問題,沒有核工專業的台灣將如何應對?

第二是電廠除役。未來國內六部核電機組陸續停止運轉後,每部機組的除役作業期程長達卅年,龐雜的後續作業更非核工專業的參與不可。我們不可能全數委託給國外機構,任人予取予求。更何況除役工作累積的經驗與技術具備發展成產業的潛力,未來將會是可向核電國家行銷的資產。

第三是放射性廢棄物的管制與處置。其中高階放射性廢棄物的用過核燃料,二○五五年以前必須完成最終處置,但如何處置需要核工專業的評估與後續管制。至於低階放射性廢棄物,除了核電廠產出部分,來自全國醫、農、工、研的產出仍舊會持續,並不會因非核家園就停止,而這些廢棄物更必須長期依賴核工專業人力進行管制與處置。

第四則是核子醫學。清大原子科學技術發展中心與台北榮總合作多年,針對復發性頭頸部惡性腫瘤的治療進行臨床研究,以清華水池式反應器搭配特有的硼中子捕獲治療技術,在十七個臨床個案中,有六例取得完全有效的判定,治療團隊的表現令國外同儕刮目相看,也奠定了我國放射醫療的里程碑,目前這項技術更被進一步應用於緩和病患痛苦的恩慈性治療。這些傑出成果若無核工專業的參與,是不可能完成的。

核工專業人力的培育本就不易,師資延聘更是困難,我國歷經五十年的教研發展與電廠實務經驗蓄積,方有今日的堅實內涵,養成艱辛但棄之容易,政府實應正面積極看待此一問題。日前執政黨立委針對國艦國造的規畫,提出自建核子動力潛艇的點子,先不管立委發言是否只是玩笑話,試問一個將來沒有核工專業人才的國家要如何達成這個目標?

   


太陽花「分而判之」 欺小怕大?
黃瑞明∕靜宜大學法律學系教授/聯合報
繼台北地院作出太陽花學運占領立法院事件判決之後不久,同院關於攻占行政院事件的判決也宣判了。上回全部無罪,這回則是被控煽惑犯罪的無罪,毀損行政院大門或拒馬以及妨害公務的獲判數月有期徒刑,但均得易科罰金。

根據北院發言人的說法,無罪理由是他們當時不滿服貿爭議而發表言論、呼口號以激勵民眾士氣,並無煽惑他人犯罪的故意。至於毀損的人雖辯稱「行使抵抗權」,但法官並不採信,認為他們本可透過釋憲等救濟管道解決服貿紛爭。如此說理看似名正言順,其實不然。

台北地院的法官們之間顯然存在著見解差異。前一庭的法官把「公民不服從」拿來當作占領國會無罪的護身符。這一庭的法官不信這一套,但又不願重判,於是找出了「分而判之」的理論,縮小打擊面,單單處理行動比較過火的幾個。

「公民不服從」在台灣竟然會被若干法官無限上綱到這種地步,確實是荒謬之至。梭羅地下有知,恐怕也會輾轉反側。這位美國哲學家當年之所以想到不服從,原因是不齒滅絕人性的黑奴制度,他的反制之道則僅是拒絕納稅而已。馬政府的服貿協議利弊誠然見仁見智,但是有殘酷到那個地步嗎?即使有,人民可以因此就占領立法院嗎?相較於拒絕納稅,無論有無傷人,攻進兩院的行為實際上都是訴諸暴力。

這一庭的法官很清楚:任何法案本有爭議,只要有人不滿,就可以占領國會,結果必然是國家永無寧日。太陽花可以占領,「八百壯士」何嘗不可?反對同性婚的更是如此!然而,他們似乎是顧忌到全部判決有罪的反彈聲浪,所以還是輕放了其中的「首謀」角色。

我唸了法律近四十年,很遺憾地必須說法學在台灣經常被當作詭辯的工具。以法官來說,他們經常會有「先下結論,再找理由」的邏輯思維。要找到理由其實不難,多翻書就可以查到要找的理由。即使說理難以服人也不管,反正有個樣子就好了:我依法審判,你能怎麼樣?就本案來說,情況正是如此。這些呼口號與動手的很明顯地都屬同一夥,犯意的聯絡必然有,即使不是共同正犯,也是主犯從犯的關係,如何可能把他們一分為二?

「分而判之」的處理方式難免予人「欺小怕大」的印象:不管是第一次判決的當事人還是這次無罪的魏揚等人多屬知名人物,得罪了他們或許會招惹某些倡議司法改革的親綠人士的怒氣。把這些人跟那些不知名的劃分清楚,引發的抗議與反彈或許會小一點。我這麼說當然沒有具體證據,但是法官不是什麼公平正義的化身,要杜絕悠悠之口並不容易。

   


效法太陽花 一切合法?
鍾邦友∕高中教師(高雄市)/聯合報
師大附中校慶,有學生在典禮上切斷電源,懸掛白布條抗議,校方報警引發爭議。教育部長潘文忠表示,公物毀損在校規應該可以做相當程度的懲處,過於輕率動用警察非常不適當。但筆者深感困惑。

雖說學校報警的作法有待商榷,但事後追究亦恐窒礙難行。倘若入侵機電房或司令台要被記過,那為何攻占立法院、行政院的行為可以被法律所容忍?我們又要如何教導孩子價值澄清,何以他們循「太陽花模式」破壞學校公物的行動不該,抗議服貿的人可以為所欲為?

學生對校務的改進建議,可以透過導師、家長會或學生組織在相關會議轉達,校內不成,亦有教育主管機關、市長信箱、民代、監察院,甚至媒體都可成為申訴途徑,有何冤屈與不滿,一定要破壞學校最重要的慶典,甚且可能被記過、吃上官司或在機電房裡發生意外。

整起新聞事件的報導都在關注學校人員是否失職,卻沒有人提到身為師長的該如何輔導學生循正當管道發聲,學生們或許成功的表達訴求,但對學校、社會及其個人造成的負面效應卻怕是難以估量。

假使國慶大典或世大運,有學生暴力破壞機電房門鎖、占領典禮台或爬上總統府樓頂掛起白布條,是否都該視為抗議的常態?請問部長,我們拿什麼標準教孩子判斷孰是孰非,何者當為,何者又不當為?

   


後太陽花 校園權力已翻轉
王延煌∕高中校長(南投市)/聯合報
太陽花學運屆滿三年,不論是攻占立法院或行政院,在一審幾乎是宣判無罪的情形下,日昨又發生台灣師大附中的學生在七十周年校慶時,以斷電和放下白布條方式表達不滿。校方報警,警察進入學校協助處理,被指為白色恐怖四六事件重演。這雖是師大附中的個案,但教育行政官員和學校行政人員,應從此案思考後太陽花學運的校園生態。

學習權的翻轉。雖然民國八十八年公布的教育基本法第二條已經明白宣示人民(學生)為教育權之主體,但如何落實在課程學習上,近二十年來卻未有根本上的變革。從課程標準到課程綱要,主要在釋出教學專業自主權給教師而非學生;從聯考到基測、學測、會考或指考,仍然充滿考試領導教學的思維。當學生學習權正要透過十二年國教新課綱來落實之際,行政人員與教師的準備度顯然尚未足夠。

治理權的分享。校園的主體既然是學生,有關學生的學習與生活方式,學生應有一定的表達或參與決策的權力。現行法規,已經賦予學生參加校務會議、學生獎懲委員會、學生申訴評議委員會、午餐供應會等大多數的學校運作會議,顯見學生參與決策的權力逐漸被重視。雖然這些會議組成的學生比例尚低,但學生透過這些管道分享學校治理的意識已經抬頭,行政人員與教師勢必更加重視他們的聲音。

學生人權的擴充。大法官釋字第三八二號及六八四號解釋,已經明白宣示學生人權應進一步被保障。去年五月新政府台後,教育部隨即公告修訂「學校訂定教師輔導與管教學生辦法注意事項」,其中針對服裝儀容部分,增列「學校不得將學生服裝儀容規定作為處罰依據」;十二月新修訂的「高中生在校時間規劃注意事項」,將上課時間延後。一連串的新政策顯示,學生人權逐漸擴充,學校不僅要回應受教權,更要關注學生的自由權與平等權。易言之,學生的受教權、學習權、思想自由權、言論自由權、集會結社權、平等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等權利,都應該給予最大的尊重與維護。

二○一四太陽花學運及二○一五反黑箱課綱的兩場學生運動,已經衝擊校園生態的權力結構。當大人仍然用過去所謂的特別權力關係面對現在的中學生,將難以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減少校園的管制化與規訓化、有權力者的自我節制、親師生之間的尊重與溝通,是必然要走的路。

   


「川」劇變臉快 台灣不能全靠美
郭武平∕南華大學講座教授兼社科院/聯合報
川習會前,我政府關心雙方可能損及台灣利益,已作最壞打算,結果證明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雖然如此,川習會對台灣還是有幾點重要啟示。

一、「一中原則」習川有「共識」:

川普當選美國總統之初,就有一連串帶有「聯台制中」的動作,包括接聽蔡英文的電話,放話稱不一定要遵守「一個中國」政策等。

當時,的確給新政府「聯美、友日、抗中」政策打了一針強心劑。其後得知有川習會,蔡政府當然會擔心難以預測的川普會,雙方談判以台灣利益作為籌碼。

事實上,在習近平尚未抵美前,美國官方已一再強調:美國的一中政策就是三個公報與台灣關係法的平衡外交,讓習近平得以因「一中原則」受到「尊重」,雙方有了「共識」,而能向大陸人民交代,無需在川習會中再度強調「一個中國」政策,同時川普也可迴避前後言行不一的尷尬打臉議題。

二、川普決策以美國利益優先:

當川普與習近平晚宴之時,美國戰艦對敘利亞發射五十九枚戰斧飛彈,全球鎂光燈瞬間轉向敘利亞。由於攻擊目標是俄羅斯協助建立的敘國軍事設施,顯示川普視美國全球戰略利益,優先於美俄雙邊關係和美俄合作反恐政策。而且從川普選擇發動攻擊的時機點,更是明白告訴習近平,美國還是老大。

川普就職之初,曾頻頻對普亭展示善意,曾幾何時,美國就對俄羅斯支持的敘利亞政府軍發動攻擊,川劇變臉快得連普亭也措手不及。其實,川普是生意人出身,永遠是利益優先;在政治上,就是美國利益優先。

三、建立兩岸安全與經濟對話:

川習會後,中美將建立外交安全、經濟、執法及網路安全、社會和人文等四個高級別對話合作機制。台灣應優先思考外交安全和經濟對話,台灣的安全和經濟也能與中國大陸早日建立或恢復對話機制。

台灣安全方面,應先思考萬一兩岸關係生變,川普有可能派美國子弟兵與中國大幹一場嗎?答案很清楚。何況中國大陸軍事力量已崛起,美國絕不可能像轟炸敘利亞般的攻擊中國。台灣的安全絕不能完全依靠老美,尤其是在川普任內。事實上,建立兩岸安全對話機制最直接有效。

至於台灣的經濟發展,由於蔡政府不承認九二共識,中國大陸中止兩岸經濟對話互動,波及觀光遊覽製造等許多行業。蔡政府的新南向政策,尚未看到台商積極響應,卻已有台塑、台積電、鴻海和義聯等指標性大企業,在川普的美國優先政策利基下要往美國出走。尤其,新南向將遇到習近平的「新海上絲綢之路」,變數難料,我們擔心有多少台商願意響應南向。

川習會雖未將台灣議題提到檯面上,但要解決台灣當前困境,還是要蔡政府先面對處理中國大陸視為核心利益的「一個中國」政策。

   


公司自治的本質 法院應「伸手」嗎?
李岳洋∕律師(台北市)/聯合報
在憲法架構下,司法權應該謙卑自抑,不能過度侵犯私人資本發展社會制度的設立與管理。在公司自治前提下,董事會的執行與決議除非違反公司法,司法權與行政權都應該尊重公司治理,沒有過度干涉的必要與權限。

近日因大同公司董監事改選沸沸揚揚的公司法第一九二條之一,經濟部打算修法,研擬「法院介入」、「行政機關救濟」兩案待公聽會討論。

以公司法第一九二條之一的規定來看,立法目的極為清楚:公開發行股票公司的股東人數眾多,為健全公司發展及保障股東權益,應建立董事候選人提名制度,供股東選任,這是立法者強化公司治理與保障股東的重要舉措。

在執行面,公司受理董事候選人提名必須有一定的作業程序及時間,並應踐行事前公告程序;作業時間的規定例如公告後十日內接受提名董監事候選人,這個十日就是設計的核心關鍵,程序正當性的來源之一。

立法者又擔心提名浮濫,且董事選任應該有一定持股數的支持,於是就股東提名董事候選人的資格、提名人數及應檢附資料等,以法令列舉為嚴格限制。

「公告後十日內受理董事候選人提名」是強行規定,受理期間應檢附能力證明文件,由董事會做形式審查。立法者未給予董事會實質審查的權利,當然也就沒有像法官裁定命其補正的權利,這是立法的核心範圍,公司自治的本質,法院沒有審查權限。

這就好像參加國家考試,考生自考選部公告並販售報名簡章起,在受理期間備齊文件報名,從未聽聞報考人因為欠缺學歷證明,向考選部主張依民事訴訟法給予裁定補正的荒謬主張。一般社會公論也認為,受理期間未備齊報名文件,考試資格不符,喪失應考權利應歸責於報考人自己。

公司法董事候選人應檢附資格文件與十日的受理期限也一樣,候選人自己缺件,只能明年準備好再來參選,如果要求法院干預合法制度,對特定有缺失的股東法外開恩,那麼董事提名制度豈不崩解,置全體股東利益何在?

有句名諺「不可將不潔之手,伸入衡平法院」,濫用司法訴訟干預正當法律程序,就是不潔之手,期盼法院左持天平,右執正義之劍,當個人私益與公益失衡時,高舉正義之劍斬斷不潔之手,彰顯正義與公理。

   


聯合筆記∕毒品、人肉運鈔與洗錢
蕭白雪/聯合報
德國財長部長蕭伯樂上周出現在一場海關破獲搖頭丸的記者會現場,在他一貫談笑風生、妙語如珠的風格下,道出財政部長與毒品的關聯性,還藉機宣布成立金融情報中心專責打擊洗錢與阻絕反恐資金。

上個月初,歐洲刑警組織的一份報告中提到,在全球化時代,非法物品在跨國性互聯網上的交易與洗錢、偽造證件,併列三大組織犯罪態樣。

在查緝洗錢的行動上,德國過去對於非法資金的流動監控,一般都是聯邦刑事偵查單位一肩扛起,如今,包括財政部的海關、金融情報中心都要共同承擔此一重責大任;當天的記者會現場,海關也展示訓練有素的獵犬,靠嗅覺查獲機場輸送帶上某個行李箱內藏有超過五十張紙鈔,可能涉及攜帶超額現金。

根據蕭伯樂對國際反洗錢和反恐怖主義融資機構提出的計畫,金融情報中心將對賭場、藝術品等交易加強監控;監控非法資金流通的人員,從現有的廿五人將增加到一百六十五人。

毒品走私跟洗錢有關嗎?我國上次被亞太反制洗錢組織(APG)評鑑為「加強追蹤名單」,除了我國在法制面的諸多缺失外,執法不足是一大致命傷。

讓評鑑委員不解的包括台灣的毒品交易、跨國詐欺案件數量不少,卻罕見追究這些集團性犯罪的洗錢責任;更讓他們難以想像的是,以台灣常見的犯罪態樣情況,當年海關竟連一件非法攜帶超額現金入、出境的案件都沒抓到。

導致台灣在報告中,被評定:「邊境現金管制不佳」,甚至有人肉運鈔集團屢屢在邊境闖關,無法遏止。

國際間對反洗錢的日益重視,除了是要斷絕組織犯罪金脈、查緝逃漏稅外,歐、美還有一大重要任務是阻斷恐怖組織的金流。

國際恐怖組織資金經由台灣洗錢的機會雖不大,但最近陸續發生大學生、夫妻走私毒品在國外被抓、台籍海外詐團落網等事件,除了毒品運輸、詐欺等犯罪問題外,販毒、詐騙集團的資金流向、洗錢模式,相關單位掌握了多少?

過去國內監控非法資金、查緝涉洗錢的責任,常被認為只限於少數幾個刑事偵查機構,在法制面修改後,相關應通報或執行單位能否落實執法?不只檢驗政府反洗錢的決心,也考驗我國能否在即將到來的國際評鑑中過關。

   



郭子:50歲之後,就做自己!
一個人一生中能有幾次起伏?走過風風雨雨27年,郭子用很禪理的說法:「請享受當下,不管好與壞,即使再糟,都是練習!」他把之前的種種,都當成是人生每一站要走的旅程、該修的人生課業。

妖怪在台灣的流行文化觀察
滿載著火場亡靈的「幽靈船」,只有在太平間才會遇見的勾魂黑影,登山步道上的「紅衣小女孩」,玉山排雲山莊附近出沒的「黃色小飛俠」。我們當代的都市傳說也逐漸和妖怪接軌,形成了解構城市文明與集體焦慮的一個發洩出口。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