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智庫健康生活週報】提供中醫養生智慧,及最新、最實用的養生健康知識,和你一起呵護全家人的健康!
【e研快樂日語初級報】提供日文初學者實用生活日語,以及東京旅遊資訊,體驗日本文化並將所學用於生活中。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5/15 第3989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開始比窮嗎?
聯合報社論 聯合∕聽聽一名高中生對前瞻建設的質疑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台灣要幾個台積電?
聯合晚報社論 聯合筆記∕張靈甫與王玉齡
勒索病毒入侵 連網人生迎末日?
民意論壇 嚴震生∕前瞻計畫,肉桶政治?啖啖分贓
兩岸共同答卷 須有空中飛人的默契
是誰,把台灣擋在WHA門外
一例一休的低薪悲歌
前瞻要讓世世代代掉進無底錢坑?
前瞻能解決問題?請說服人民吧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開始比窮嗎?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郝龍斌最近批評前瞻建設計畫,說在中南部做軌道運輸,「根本毫無意義」。此話當然是嚴重的失言,立刻引來陳菊重砲反擊,說他「飽漢不知餓漢飢」,不知道餓肚子人的辛苦。

高雄只有兩條捷運線,比起台北捷運已成路網,陳菊當然有資格槓郝龍斌。但相形之下,花東鐵路這麼長,多年來卻只有單軌行駛,民眾經常一票難求;高雄自稱餓漢,比起花東就嫌誇張。

飽漢和餓漢,其實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就像副總統陳建仁說,以其教職身分,目前若退休約可月領十萬元;年金改革後,大約剩下六萬三。他自評,如果省吃儉用,「是夠的」。

但是,年金改革設定的樓地板是三萬二,大約僅此數的一半。如果陳建仁的六萬三省吃儉用夠花,那麼,一般退休軍公教要如何勒緊腰帶,才能用三萬二度日?更別忘了,陳建仁名下有十三筆不動產,他過日子當然不只靠年金;然而,那些別無恆產的人將如何度日?這恐怕也是一個「飽漢不知餓漢飢」的問題。

不僅如此,綠委段宜康還說,他支持時代力量的版本,要把年金的樓地板下修到兩萬二。這種追殺態度,難道不是飽漢不知餓漢飢?

說起改革,人人各有一套想法;談到爭取預算,各縣市誰也不肯先鬆手。最怕的是,國家政策突然開始鼓勵人們比窮、比寒酸,地方非得證明自己多麼匱乏,才能賺到一點中央的垂青,這是健康心態嗎?

當台灣開始比窮,就只剩下坡路了。

   


聯合報社論

聯合∕聽聽一名高中生對前瞻建設的質疑
社論/聯合報
經過半月的朝野激戰,民進黨預計今天在立法院強渡關山,將《前瞻基礎建設條例》草案送出委員會。這個八千八百億的建設大案,儘管外界從可行性、必要性、優先性、專業性及經濟帶動效果等提出種種質疑,執政黨卻不顧一切要力推到底。作為五二○的周年賀禮,前瞻建設或可帶來主政者的一時風光,恐怕難以贏得民心;當時間越久,後遺症將越難遮掩。

持平而言,當民間投資陷入低潮,政府利用公共建設來帶動國家經濟成長,的確是一種可行方式。民國六十年代的十大建設,就是在全球能源危機的困頓中,政府選擇的突圍之道,也打下台灣後來起飛升級的基礎。但這次蔡政府提出的前瞻計畫,羅列了上百項眼花撩亂的建設,除綠能產業堪稱前瞻之外,其餘許多均屬地域性工程,缺乏對整體經濟的帶動效果。換言之,許多項目由政府編列一般預算推動即可,而不應利用「特別預算」以舉債方式推動。何況,這麼多未經審慎評估、內容亦相當尋常的建設,名之為「前瞻」,未免名不副實。

前瞻建設計畫推出後,遭到外界排山倒海的質疑,認為這些建設不僅流於瑣碎,且中央政府對經費分配嚴重「輕藍重綠」,有綁樁之嫌,應該收回重議。然而,蔡政府對輿論的批評置若罔聞,反而認為執政黨立委護航不力,要求加速過關。閣揆林全更反責外界的質疑太籠統,批評不夠具體。有趣的是,上周末蔡英文總統與一群高中生對談,一名來自嘉義的高中生問到當地的前瞻計畫,就幾乎令總統答不出話來。

這名嘉華高中的男生問道,嘉義市在前瞻計畫中獲得「鐵路高架化」的建設項目,但是嘉義市區的隔閡,主要是阿里山森林鐵路的平交道所造成,而非台鐵的問題;至於其他陸橋跨經之處,並不會有很大的壅塞。他質疑,台鐵高架化是不是嘉義真實需要的建設?

這名高中生,僅憑他在嘉義生活的經驗,即能分析出嘉義的交通癥結是受制於阿里山森鐵的因素遠大過於台鐵,也因此,他覺得現有陸橋已足以紓解壅塞。在這種情況下,交通部官員硬要塞一個「鐵路高架化」的建設給嘉義,究竟在解決誰的問題,在滿足誰的需求?這個總金額二七五億的高架化經費,若能讓嘉義用在其他更迫切的項目上,豈不是更好?

當天,蔡英文並無法針對這名高中生的質疑作出有效澄清,她僅含糊答稱,嘉義市的都會化程度,符合政府的優先順序,所以政府要用高架化來縫合該市被鐵路一分為二的市區云云。可見,總統並未聽進「阿里山森鐵」這個關鍵詞。未來台鐵高架化完工後,嘉義市除將扛下更多債務,市區的交通瓶頸是否從此消除,仍難斷言。

從某個角度觀察,執政黨強推前瞻建設計畫的手法,其實集中反映了蔡政府施政的各種病徵。從計畫的研擬過程看,是草率而即興拼湊,其中有六、七成建設仍未經可行性評估。從計畫的目標設定看,是好大喜功,充滿美好口號,卻名不副實,瞻前而不顧後。從計畫的心機看,是以「平衡城鄉」為名,卻充滿私心,偏遠的花東、南投皆未受到眷顧。從強推的手法看,是傲慢失能且缺乏溝通意願,以為權力在手,即可不顧民意與專業。這些問題,散見於過去一年的各項施政,在前瞻則是集其大成。

前瞻計畫在最後一刻加入了一千三百億元的「城鄉建設」大項,其目的,就是想利用雨露均霑的方式誘使各縣市爭搶,以掩蓋原先的分配不公。但如此一來,將眼光放到「興建停車場」之類的下限,實讓人感到索然。藉著國會的優勢,民進黨當然可以強推前瞻建設過關,這卻無法贏得人民的尊重和認同。這點,從那名高中生的問題,已看得十分清楚。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台灣要幾個台積電?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行政院長林全日前接受彭博社訪問,在面對「台灣經濟太依賴台積電」的問題時表示:「台積電發展得很好,本來就對台灣的經濟很有幫助,但我們應該再貪心一點,多要幾個其他產業的台積電。」這是個標準答案,藉著回答問題也吹捧、拉攏了台積電一番。但也因不痛不癢,沒有引起太多關注,實則失去一次向全球及全民宣示政府經濟藍圖的大好機會,在前瞻基礎建設飽受爭議之際,殊為可惜。

光從「多要幾個其他產業的台積電」,我們無從得知林揆對台灣經濟發展的整體思考,只能就此加以琢磨揣測。台積電固然是堪稱台灣之光的優質企業,但我們是否需要更多台積電類型的廠商,實有斟酌的空間。

首先,台積電如同絕大多數台灣企業,生產的是中間產品而非最終產品,也密切鑲嵌於全球分工體系中。優質的台積電固然有不小的議價能力,然而全球生產鏈最終價值的分配者主要還是最終品牌廠商。儘管台積電是蘋果公司極為依賴的供應商因而獲利在台灣傲視群倫,但眾所周知的是,台灣眾多仰賴蘋果的企業總共只能分得每支手機的極小部分利潤。因此,相對於蘋果或日本關鍵零組件廠商,台積電的獲利恐怕還令人扼腕,就更遑論其他也頗為優秀的蘋果供應鏈廠商了。

台灣的出口有四分之三是中間產品,近年來出口價格頻降、貿易條件惡化已成台灣經濟隱憂,所引發的低薪現象也是林揆口中「短期難以改善」的問題。台積電固然優秀,但若要鼓勵台灣再繼續發展中上游產業而非已極度缺乏的最終產品產業,恐怕將長期喪失生產鏈價值分配權,實非良策。

其次,台積電是標準的製造大廠,提供許多優質就業機會。製造業對台灣固然十分重要,但台灣長年「重硬輕軟」已然導致發展瓶頸。硬體製造的前景未來必須更依賴軟體產業的堅實發展,這正是台灣最欠缺之處。台積電等硬體製造大廠用了大量台灣最優秀的科技人才,某種程度也對軟體業的人才養成與發產形成排擠效果,是台灣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除了人才之外,硬體製造還需要大量的土地、水電等生產要素投入,軟體服務業則正好相反。因此,面對五缺困境的台灣是否還要鼓勵發展更多製造業,也有商榷餘地。

再者,台積電的出口對台灣的貿易十分重要,這也可能是林揆看重台積電的原因。正如前述,台灣的出口耗用了絕大多數有限的生產資源,卻面對貿易條件日衰的困境,為了追逐低成本以利競爭,甚至不惜破壞環境、壓低薪資,已值得深刻檢討。若林揆心中想的只是出口數字,則不免令人擔心;想的若是優質健康的出口,那倒還好。即便如此,台灣過度輕忽內需的現象也該有所改變。中日韓各國近年來日益重視內需發展,他們靠「放假救經濟」而非如同台灣的「加班救經濟」正是顯例。因此,在褒揚台積電之餘,政府也宜有改變「重外需輕內需」的政策思維。

林揆稱許台積電的,也可能是其不斷投入大量研發的努力。台積電是台灣企業研發的標竿,台灣也的確需要更多廠商投入更多的研發以加速轉型升級。但我們也必須指出,包含台積電在內的多數台灣廠商研發,多屬改善既有製程或良率的研發,少有「破壞式創新」的創新研發,有更多產業的台積電固然很好,但也不能忽略更多創新的重要性與必要性。

或許林揆想強調的只是台灣應有更多優質廠商。但無論如何,過於簡化的詞語並無法清楚呈現政府的經濟發展思維,也不足以提振人民信心與對政府的支持。前瞻基礎建設引發的爭議殷鑑不遠,政府應當在執政將滿一周年之際,努力讓全民理解政府的經濟政策思維與擘劃。

   


聯合晚報社論

聯合筆記∕張靈甫與王玉齡
陳言喬/聯合報
明天是國軍整編第七十四師師長張靈甫中將的七十周年兵敗自戕忌日。一九四六年國共內戰全面開打,隔年年初七十四師進軍山東,後因諸多原因被共軍圍困,五月十六日張將軍犧牲於孟良崮,全師被殲。

王玉齡是張靈甫的遺孀,兩人的愛情故事、王玉齡顯赫的家世、她五十年代隻身赴美奮鬥的故事,網上都有。我想說這幾年對她的近身觀察。

「張媽媽」與剛年滿七十歲的兒子張道宇長居上海,住在中山公園附近一幢不起眼的公寓裡,這裡經常有人來拜訪致意,網路上有著更多圍繞著戰神∕殺人惡魔張靈甫的話題。

每聊到此,「張媽媽」深邃的眼神,欲言又止,最後淡淡的一句:「歷史了,隨人說去」。但我相信她內心是澎湃的,不論張將軍長年被中共形容為惡魔或國軍多年來對他的景仰,她始終以張將軍為傲。

「張媽媽」數十年前就長居大陸,但仍拿著中華民國護照,知道戰禍的可怕,每天關心兩岸新聞。她從十九歲即守寡迄今,「一女不從二夫」,這份節操符合了中國的封建禮教,但對她是殘忍的。

她的毅力與剛烈如同她的夫婿「一臣不事二主」,張靈甫寧死不投降,永遠離開了愛妻、剛出世的兒子,當今恐怕也很難再見到。

張靈甫只是保衛中華民國的一個例子,七十七年前的張自忠將軍也在五月十六日這天殉國。一百年來,為國犧牲的官兵何其多,台北忠烈祠那四十一萬陣亡的官兵(僅是目前找得到的),他們的死又是為了誰?

不僅是他們,從五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保衛台灣的國軍官兵,他們又是為了誰?還不就是為了維繫中華民國的國祚。

但當今的政府,心中是否還有中華民國?還是欲去之而後快?一連串假轉型正義的政治手段,不斷地去除這個國家的歷史積澱和光榮感,連「捍衛中華民國」都變成去之而後快的字眼(三月的中正紀念堂),國家的精神與價值觀正在快速崩解。

歷任政府都在享受著前人流血流汗的成果,而你們在做什麼,都會留下歷史紀錄。如果不再需要「捍衛中華民國」,當國家有難時,恐怕再也找不到前仆後繼的犧牲者了。

明天是張自忠、張靈甫殉國的忌日,對在世的「張媽媽」來說,心情可能又再起伏一次。「張媽媽」九十歲了,舉手投足仍有大家的風範,她年前小中風仍在持續的自我復健,我願在此祝她身體健康,並告訴她:所有為國家犧牲的人,都不會被人忘記。

   


勒索病毒入侵 連網人生迎末日?
趙哲聖∕開南大學資訊傳播學系助理/聯合報
看準微軟作業系統漏洞,勒索病毒入侵全球電腦網絡,英國醫療衛生系統癱瘓,德國機場與火車站電子看板被駭,大陸許多大學論文資料被鎖,這一波「想哭」新型勒索病毒正嚴重製造「末日現象」的電子戰危機。

資訊安全,已經成為當前全球資訊高速公路隱性的突變殺手。駭客思維從尋求技術快感1.0,已升等到勒索財務2.0的伎倆,癱瘓全球對網路安全的信任。

我們生活,靠著數位化萌芽的種子,深化在當前的資訊社會,整個思考模式與資訊使用行為,早已經大量依賴資訊科技中內容與硬體建構的環境。從智慧型手機資訊社交溝通、Apple Pay類的感應金流、Uber App共享經濟、金融科技與物聯網衍生的未來生活中機器人和無人車的願景。人類靠著智慧,將科技成為伙伴,電腦的武功化為人工智慧,正在「回饋」我們的生活品質。

但這次病毒規模,資安專家以「網路攻擊末日初窺」形容。我們長期「合作」的電腦和手機,變成敵人的操作工具。整天都必須連網人生,資料交給中性的硬碟,隱私或圖影獻給雲端,我們能躲過沒有資訊生活模式?未來再次發生網路末日的真實,人類該怎麼辦?

以發現宇宙黑洞,研究量子與遙遠未來學的英國著名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近來警告我們,人類的科技進步太過迅速,「人工智慧」所開啟的機器人或數位裝置,卻因為我們的貪婪與愚蠢,反而將我們帶往毀滅的道路。

霍金的擔憂,便在警告人類的科技進步太過迅速,而依賴巨大科技步伐,卻可能經由生化或核子戰爭的方式摧毀人類,但具象化的武器大戰都還未到,內化在機器內數位原子,無聲的侵襲病毒,難道不是我們更該擔心的?

這條資訊社會的不歸路,被網路綁死的人類難以逃避。謹慎使用科技的操作思維,配合「先天下之憂」的神經質,隨時更新大眾公信的資安訊息,躲掉被勒索風險,成為個人能做的保全方式。

資訊安全向來是人類貪婪的「回報」。全球治理資訊社會是由人類組成政府所控制,包含各人種、國籍、不同系統,雖然複雜和製造更多問題,但霍金相信,人類還是能迎接這些挑戰,就是善用邏輯與理性去控制可能到來的毀滅。

這樣的警告與呼籲,人們聽得進嗎?

   


民意論壇

嚴震生∕前瞻計畫,肉桶政治?啖啖分贓
嚴震生/聯合報
政府透過赤字預算推動建設以刺激經濟,在國外有羅斯福新政,在國內則是蔣經國時代的十大建設。根據相同的邏輯,行政院長林全推出的前瞻計畫,應被視為具有帶領台灣走出經濟低迷的作用。然從大部分批判者的角度來看,是民進黨政府用國家資源,以建設為名照顧支持者的經濟利益,進而達成綁樁的目的。

美國政府預算中,當然也不乏花錢綁樁的項目,不過這些主要是來自國會議員,而非行政部門。他們在政府的撥款法案中,強行附帶一些其選區建設計畫或特別補助的條款,其中大多數並非亟需預算的項目,而是為了討好當地選民,希望換得下一次選舉的支持,這就是所謂的肉桶政治(pork barrel politics)或分贓制度(spoil system)。肉桶政治之所以受到批判,乃是因為它補助的項目,通常僅是浪費公帑的買票作為,缺乏實際經濟效應。

曾擔任美國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的西維吉尼亞聯邦參議員勃德(Robert Byrd),被公認是最會造福家鄉的國會議員。勃德是美國有史以來唯一任期超過半世紀的聯邦參議員,而他也充分利用長期把持參議院撥款委員會主席或資深議員的身分,不斷把中央預算轉到西維吉尼亞,包括在該州設立聯邦調查局的電腦指紋檔案處及海關與邊界警力的訓練中心,最離譜的則是在內陸的西維吉尼亞州成立海巡署的國家海洋中心。舉凡該州重大的聯邦經費建設,大都和勃德議員脫不了關係,這也是他被封為「肉桶之王」的主因。儘管勃德是監督政府浪費的公民團體譴責對象,但他對家鄉的貢獻卻是西維吉尼亞人所津津樂道者。

美國最有爭議的肉桶政治例子,是阿拉斯加州一座「沒有目的地的橋」(a bridge to nowhere),當時已服務卅多年的聯邦參議員史蒂文斯(Ted Stevens),運用影響力取得近四億美元的聯邦政府撥款,要替該州興建東南部一座小島葛拉維納連接凱契坎市的橋梁,讓島上原先靠渡輪為交通工具的五十位居民及觀光客進出較為方便。由於葛拉維納島上還有凱契坎市的國際機場,因此這座橋似有其合理性。然而原有渡輪每半小時就有一班,夏天旅遊旺季時更是十五分鐘就開航,也讓橋的必要性遭到質疑。最終在史蒂文斯輸掉選舉後,提案也在前年壽終正寢。

美國國會議員將這些撥款補助計畫,附帶在重要預算案中包裹送出,總統明知這是浪費公帑,但因缺乏逐條否決權(line-item veto),而無法予以阻止。我們的前瞻計畫不是由國會議員提出,然後利用議事操作達成撥款目的,而是行政單位的特別預算執行,因而和肉桶政治有些出入,比較像是奈及利亞的啖啖分贓政治(chop chop politics)。

所謂的啖啖分贓,乃是指該國政治文化中普遍存在官員使用政府預算照顧選區及支持者,以換取後者效忠作法具正當性的認知,政治學的名詞就是恩庇扈從(patron-client)關係。奈及利亞政治人物參政的主要原因,就是利用職務,換取政治及經濟利益,這也是為何該國被視為盜賊政治(kleptocracy)的代表。

如果我們的行政單位將前瞻計畫視為綁樁的工具,無疑就和奈及利亞的啖啖分臧一樣;然而若能提出具體經濟效應的數據來說服國人,或許它還能被解讀是刺激經濟的積極作為。(作者為政治大學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兩岸共同答卷 須有空中飛人的默契
黃年∕評論工作者(台北市)/聯合報
蔡總統提出的「三新論」,在兩岸之間及台灣內部都打了水漂。不過,她說「兩岸的問卷不是可以單獨解答的,而須共同解答」,這卻是合理的見解。

兩岸如果要重建良性關係,猶如要演出一場空中飛人。飛過去的人,拋物線要正確;對接的人,時間點不可猶豫。任何一方的閃失,就可能肇禍。這就是共同答卷。

蔡英文要飛過去,拋物線不能偏離「一中原則」,但可以傾向「一中各表」。習近平若要飛過來,拋物線可以「反對台獨」,但必須在「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曲線上。

蔡總統的五二○就職演說,就是一場失手的空中飛人。跡象顯示,那篇講稿曾經過兩岸交涉;但北京的反應,卻從周志懷等始稱「為破冰創造條件」,在四小時後竟轉為「沒有完成的答卷」。這是拋物線不對?還是對接的人臨場改變了主意?

一場空中飛人獻藝,可能有幾十次連續的拋接動作,前次拋接與後次拋接皆有既定流程,拋與接雙方的默契與信任即建立在結構性的劇本上。

五二○演說,北京的反應在四小時內出現變卦,當時一般均不理解其原由。但就後續的發展來看,倘若北京當時接納了五二○論述,但蔡政府在北京的善意下,接著就密集操作轉型正義,「去孫∕去蔣∕去孔∕去鄭」,北京如何面對這種政治風險?

相對而言,蔡英文的五二○演講,說出了「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其實已是意指「憲法一中∕一國兩區∕一中各表」,甚至立即被周志懷稱為「符合與大陸相向而行的一步」,卻在四小時後又被指為「沒有完成的答卷」。此情此境,已飛過去對方卻不接的蔡英文,將如何面對內外情勢?

所以,如果將兩岸互動視為空中飛人,不能只看其中一次的拋接動作,而要全盤宏觀上下連續的每次拋接的因果連貫。此即前文所說的「結構性的劇本」。

五二○將屆,這是再次嘗試空中拋接的時點。試對兩岸當局作三點建議:

一、雙方須將拋物線畫定清楚。如前述,蔡政府的拋物線應是「在一中原則下一中各表」,北京的拋物線應是「在反對台獨下正視中華民國的存在」。

二、蔡總統說,兩岸需有「結構性的合作關係」,可謂即是本文所說的一連串拋接必須要有結構性的因果連貫。亦即,蔡政府若一方面要北京「正視中華民國」,另一方面又緊密「去中國化」,甚至「去中華民國化」,即失「結構性」。北京則應在蔡英文倘若表達較明確的轉型言行時,適時給予較明確的支持,讓她較易化解台灣內部的多元壓力,協助她克服政治風險,此亦「結構性」。空中飛人的結構性,就是在連續的拋接中,你照約定的方向飛過來,我就照約定的方式接住你,不使你摔下去。也就是說,五二○就職演說的四小時變卦不可重演。

三、如果雙方皆希望實現一次成功的拋接,一定須要幕僚智囊先進行面對面的商議。將雙方的拋物線標示準確,也相互考慮減輕彼此的內外政治風險;並將後續的連串拋接動作規劃清楚,例如蔡政府應續推服貿及貨貿協議,更必須停止「去中國化」;北京則在RCEP及亞投行、一帶一路上促成台灣有尊嚴的參與,並改回「中華台北」的稱謂等。凡此,皆必須有幕僚密會。

綜觀全局,蔡政府似應負較大責任。因為,北京迄今仍站在「九二共識」上,亦未公開反對「一中各表」。但相對而言,蔡政府既標舉「中華民國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卻緊密操作「去中華民國化」,這是自食其言,也是自毀長城,難謂「承諾不變,善意不變」;亦不啻失去了蔡英文自己說的結構性,失去了一致性、可持續性及可預測性。

五二○能否實現成功的空中拋接,拭目以待。

   


是誰,把台灣擋在WHA門外
黃河∕僑領(泰國曼谷)/聯合報
台灣未獲邀出席世界衛生大會(WHA)事件,華人社會鬧得沸沸揚揚;台灣方面則抱怨,大陸不顧台灣二千三百萬同胞健康,阻礙台灣參與WHA。美國與日本口頭聲援,高喊健康議題不該被「政治化」。中國大陸則說台灣背離「九二共識」,所以無法得到邀請函。

確實,健康問題不該被政治化,甚至連經濟發展、教育傳輸、文化傳承都不應該被「政治化」。但追根究柢,今天又是誰把問題推向政治化?為什麼會政治化?把問題「政治化」的是執政者,執政者沒有把百姓的健康需求、社會的經濟發展、民族的文化傳承,視為人民的重要需求、社會進化的基礎,把政府視為獲益的溫床,難道這不是事實嗎?

台海兩岸本是一個國家,因政治理念分歧而形成現在大陸與台灣分治狀態,在國際上是分治國家。當今國際社會在「聯合國」機構下推動國際秩序,今天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本是聯合國的創始國,只因為內戰後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

WHA是聯合國下「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最高權力機構,審議世衛組織總幹事的工作報告、預算報告、接納新會員國等諸多重要的議題;不管國家或團體是否滿意,都需要遵照其章則行事。

再說,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地位被取代,經協商努力後,過去八年來,台灣不是也都參與了WHA會議,今天又為什麼會被拒絕於門外?是誰改變了現狀?這現狀改變的前提,是為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健康著想,或是執政者為自身野心驅使?這不就是「政治問題」,這哪有為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健康著想?

兩岸的「九二共識」,是目前維繫兩岸和平的底線,在現在執政者用「維持現狀」口號取代下,是否應深思以「維持現狀」破壞現狀的後果會是什麼?目前的狀態是人民的需要嗎?

   


一例一休的低薪悲歌
林俊梧∕南投縣政府社會及勞動處長/聯合報
日昨以勞工主管身分,往彰化某大醫院探望車禍住院年輕媽媽勞工,她因騎車趕兼差工作途中車禍重傷轉院急救。她告訴我,在旅宿業上八點至下午四點班,下班後騎廿分趕至另家餐廳上五至九點班,途中與一轎車擦撞多處受創,只好在醫院中度過蒼白傷痛母親節。

問她為何要這樣趕路兼差,她告訴我月生活費要三萬二,而月薪約二萬六,以前靠加班可多領五六千。現因一例一休勞基法修訂後,公司怕超時受罰不讓多加班,加班收入頓少了約三千,不得不另兼第二份工作。經了解,下班後跑夜班、一例一休的「休息日」跑鐘點班,這狀況在餐飲旅宿及部分製造業為數不少。

一例一休之修訂後,據某人力銀行調查,有百分之六十五點五的企業雇主表示,人力成本增高故近期無加薪規畫,可預見台灣超過三百萬月薪三萬以下之低薪勞工,年內加薪無望。政府修法以強制手段讓勞工減工時多休假之時,可否想到低薪勞工卻必須以時間換取金錢。現一方面政府不准企業超時加班、一方面雇主又不滿新修法令不打算加薪,低薪勞工受雙面夾擊毫無選擇,只能在法令夾縫中拚生活。

離開醫院前,她滿臉無助地說:我體力沒問題,能不能讓我在公司多加班,我語塞不知如何回答,只能祝福她母親節快樂,尷尬苦笑離開。回程一路心情低落,心想一個讓人民十四年來薪資停滯,甚至倒退的政府,憑什麼訂出此不適之法,替廣大低薪勞工抉擇,而我—就在政府中。

   


前瞻要讓世世代代掉進無底錢坑?
羅智強∕自由作家(法國巴黎)/聯合報
「一位企業家,慷慨表示要捐建一間博物館給盧森市,卻被盧森市民拒絕,不是我們不想要博物館,而是覺得,蓋了博物館,每年要花上幾十萬瑞士法朗(近千萬台幣)去維運,如果門票收入不佳,這年年的負擔,還是要盧森市民加稅付擔。」

前天拜訪瑞士盧森市,一座位於盧森湖畔,人口僅八萬的美麗小城。住在瑞士四十年,退休後移居盧森的台灣朋友,告訴我盧森市民拒絕博物館的故事。

這種務實性,不只反映在捐建博物館一事上。去年,在台灣有個被熱烈討論的新聞:經常以公民投票決定重大國政的瑞士,有團體提案,瑞士每個成人都可月領二千五百瑞士法郎(約八萬四千台幣),十八歲以下的兒童則是六百廿五瑞士法郎(約兩萬一千台幣),卻不被大多數瑞士人買單,因為他們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若這個提案付諸實施,每年須耗資二○八○億瑞士法郎(約六兆九九九二億台幣),這將是個無底黑洞,是瑞士的大災難。

最近,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引起了許多社會的異音,但看起來,並沒有動搖執政者要強力推動的意志。這些社會異音,共同指向了一件事,不只八千八百億有浪費可能,接下來各項建設,尤其是軌道建設,如果沒有足夠的運量支撐,將是中央與地方永遠揮不去的財政夢魘。換言之,大家不是一次花大錢「肉包子打狗」,而是每年每月、世世代代都要提供有去無回的肉包子,台灣真的財力雄厚到可以變出無窮無盡的肉包子亂丟嗎?

再舉我訪歐的一個例子。在歐洲,我最愛的城市景象之一,就是那些縱橫交錯、多半有百年歷史的輕軌。

「如果台灣也能有一樣的輕軌,那該多好?」這是我在搭輕軌時,心中總會油然而生的感觸。

但是,沒有不付出代價的建設。搭這些輕軌時,我也注意到,路上幾乎沒有人在騎摩托車,甚至在蘇黎士時,我是租車進城停在旅館,再搭輕軌走訪蘇黎士,開車時,我們大約下午四點,一進城就被困在馬路,我發現,在我行經的路上,每次綠燈只亮五、六秒,每一次綠燈只能通過二到五台車,這種設計,能不塞車嗎?不到五公里的路,足足走了一個小時。反倒是我身旁的輕軌列車,過了幾十班不只。

等換我搭輕軌,看到塞在路上動彈不得的汽車,覺得自己有種「飛躍羚羊」的速度感。我忽然理解,蘇黎士其實把路權的優先性留給了行人與輕軌,逼大家不開車,而這一點,如果我們希望仿造歐洲,廣建輕軌,不是不可,路權優先性的重新配套調整,我們準備好了嗎?

   


前瞻能解決問題?請說服人民吧
黃昌源∕前台灣省諮議會諮議員(屏/聯合報
蔡總統在「假如我是總統:換位思考座談會」中提出:前瞻建設計畫是一個以解決問題為導向的投資。

我贊同蔡總統以解決問題為導向的投資方式。但想請問蔡總統,前瞻計畫每一個要解決問題的投資有沒有做過效益及損益評估分析?債務償還計畫?輕軌使用量評估?營運幾年後可以不再虧本?從建設完成後到損益平衡需要再投入多少資金?每一使用人次政府投入金額?和公車每一人次投入資金的比較?目前國內公共運輸使用率到一成六已遇瓶頸,輕軌建設使用率可提升多少?

如果這些基本問題沒有解決,也沒有告訴我們建設以後的願景,只怕不僅沒有解決問題,還會製造更多的問題!

報載交通部針對質疑,拿出了卅八項軌道建設計畫的報告。問題不在有多少項報告,而是能否針對問題回答?讓人民不再擔憂?如果前瞻建設能像十大建設一樣,人民歡迎都來不及!哪會阻擋?請總統補充相關評估並說明,讓民眾相信前瞻建設就像十大建設,會讓國家大步向前,而非錢坑計畫、債留子孫讓國家永劫不復!

   



Hang w/-創造事件 新型態的營收機制
Hang w/的營收模式主要來自兩個部分一是Hang w/向企業主收取廣告費用,第二則是觀賞者先買在Hang w/的虛擬貨幣,再用虛擬貨幣買門票觀看網路直播,提供給台灣直播業主參考。

郭書瑤.少女樣的靈魂蛻變
郭書瑤說自己這些年改變很多,的確,從電玩主持一路殺上來,我們看到在金馬50 舞台上止不住的淚水,正是她之前默默滴下的汗水,從電影、戲劇的表現,更是看到少女軀體下的蛻變。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