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ol的私房教養】為做童書的總編媽咪Carol從教養兩位可愛孩子的經驗及相處中,分享其最真切的心情與心得! 【儂儂時尚電子報】提供各種多元的時尚知識及職場求生的技巧,讓妳成為工作領域裡最漂亮的粉領新貴!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6/11/22 第1804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  Mr.6




一場離奇的婚姻諮商事件,竟從一個交友網站開始(一)

本文故事主角設定為女性,正在寫心理科系論文,已迫不及待進行她生涯第一個諮商case,沒想到卻是一個足以改變她一生的超級大case,到了後面她所遇見的各種曲折離奇,絕對是現在的她怎麼想都想不到的。

向來不會做這種事,但今天我真的做了。

我登入這個交友網站,去找尋期末考的研究對象。

愛情網站我也不是沒上過,但,這一次不是亂逛了。我是真正要吸引到人,所以,我裝作我是一個男的。

或許,我對自己沒信心吧。從小我就是一個沒自信的女孩。如果今天我裝作我本人去交友,還真的不知道該怎樣寫才能吸引好男人,所以,我裝作我是一個男的,一個我心目中的好男人。

填完一切資料,還找了一張假照片。此人不太帥,但踏實,乾淨,正直,末了,我還特別標註,「我」喜歡離婚的女人。

因為那是我的論文研究對象。

我按下「速配」,立刻跳出五個選擇。

五個都是離婚的女人。

每一位,都介紹得短短的。

照片都拍得遠遠的。

大概「離婚」這個字,很沉重吧。

我也老大不小了,身邊有些朋友漸漸走入禮堂。我並非恐婚,只是還沒合適的對象。很多像我這樣工作過再回來做研究生的女生,都和我有一樣的狀況。

不是沒人追,但沒有一個夠合適。

對我來說,眼前這五個女人,年紀雖然也沒大我多少,照片又不太清楚,但我已經「嗅」到,她們的人生好像已經多走了我兩大圈。

我開始跟這五個線上的女人聊天。

我開了五個聊天視窗。

這就是我今天下午的工作了。

∼ ∼ ∼

我發現,我馬上引起這五位離婚女性的興趣。

可能是因為我意不在交友,而在聊天吧。她們似乎都覺得我很健談。注意喔,她們都認為我就像自我介紹裡面寫的,是一個45歲的單身都會男子。

踏實,乾淨,正直的男子。

有一位,就直接問了我。

「你不在意我已經離婚,還有小孩?」她問。

我愣了一下,想了一想。

如果是我,應該會在意吧。

但如果我告訴對方,我會在意,那這女人不就被傷害了第二次?

正在想的時候,這女人自己竟然先回答了。

「如果網路上有男人和妳說,他不在意你離婚,那你要注意一下這個人。」這女人這樣寫:「如果男人和妳說,甚至妳有孩子,也不在意,那妳真的要非常非常小心這個人!」

這叫做「狐狸尾巴露出來」。她說。

哈。

我心裡一笑。

也一歎。女人啊,是不是婚姻有了一些問題,就會愈走愈極端?

講話也變成這個樣?

和這五個女人聊男人,真是有趣的事。請注意,我明明是一位45歲的單身都會男子,她們竟還願意和我聊這些。

這五個女人中,有一個,倒比較不一樣。

不一樣之處,第一,是在她的照片。

她的照片,以我對交友網站的認知來看,真的是莫名奇妙,因為,它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隻貓。如果我真的是一位踏實、乾淨、正直的45歲單身都會男子,我應該不會選這隻貓。

隨隨便便選,都會選一個「人」來聊一聊,而不會選一隻「貓」。這是「人」的交友網站,不是「貓」的啊!

另外她不一樣的地方是,她是唯一注意到我自介裡面的職業的人──雖然我還是個研究生,但我已經在自介裡先設定自己為「諮商心理師」了。

嗯,一位45歲的單身都會的男心理師。

「你是心理師?」這女人問。

「那請你告訴我,心理師是做什麼的。」

這句話好像在考試一樣,我想想,也對,畢竟這世界,男追女,天經地義,女人擺個姿態,當個主考官,男子一定得乖乖應答。

不過,這可是第一次,有人這樣問我的職業。連我爸我媽都還沒問過我,這位素昧平生的陌生女子已經先問了。

我突然覺得,更期待拿到那張畢業證書。

「心理師嘛,就是一個和人聊天的專家。」我寫道。

不過我也馬上警覺到我應該怎麼跟她說。就好像酒啊、煙啊,廣告下方都要放「警語」,心理師在交友網站下方,應該也要有「警語」。

「不能和個案產生感情的投射,這是心理師的基本要件。」我念出了這一句警語,心裡一邊想,這個離婚女人真是要命,難道,真的想在愛情網站上面找一個男心理師談戀愛?

而且還問得這麼直接?

我心想,如果我是男的,又是心理師,應該招架不了幾回,就會約出來見面了。因為,若自己的伴侶可以這麼欣賞自己的職業,很少人不動心的吧?

關於心理師的問與答,就這樣進行在我和她之間。

慢慢的,我和另外四位已經停止了聊天的話題,只剩下和這位了。

這時候,我才真正的細看了這位快屆歐巴桑之齡的離婚女人的姓名。

應該說,這種姓名,應該只是「使用者名」,也可稱「花名」、「筆名」。誰知道是真的假的,但至少是個名字。

「康林」。

這是她的名字。

看到這名字,我禁不住的猜她是不是姓康,或是她其實叫「林康」什麼的,故意倒過來叫「康林」。

或,也有可能她的英文名字是「Connie」,我腦袋裡突然跳出那位畫濃妝的知名美國華裔主播。

我細看了這個「康林」的自我介紹。

「一個以為真愛可以在一個月內找到的愛情傻子,卻不知道自己踏進了一個全世界最可怕的墳墓,奉勸各位,不要輕易的以為幸運真在自己身上,你偎上去,犧牲的是你身上唯一剩的那一點點幸運。」

嘩,不看還好,這一讀,字字可是寫得我膽戰心驚。

我直覺,這位離婚女人肯定不好惹。

我覺得我不能一直欺騙她。再繼續裝作我是45歲的單身都會男子,說不定會被她告!我腦裡又跳出一次那位畫濃妝的知名美國華裔主播。

所以我坦白了。

反正是在網路上,看不見彼此的臉,看不見對方任何鄙夷的表情,今天不認識她,明天也不認識她。我吸一口氣,開始敲字了。

「告訴你一個天大的事。」我寫道。

「首先,恭喜你,我是一個心理師。」

我奮力的敲擊,也不等對方的回應。

「而且更恭喜妳的是,我其實是一個『女的』心理師,我……」我連忙繼續的寫下去,怕她看到「女性」就「轉台」了。

「我…希望妳不介意,我正在做研究,所以裝作是男的。」我寫道:「同樣身為女性,一定能更瞭解妳的心。」

「我可以真正的解決妳的問題,相信我。」我寫道:「這是我『出道』最想做的事,就是真正的解決妳的問題!」

就這樣,隔了大概半分鐘。

天啊,這半分鐘好久。

好像過了三年。

正當我準備離開「康林」的視窗,再次按下「速配」鍵,她回了。

「妳真的能解決我問題?」她寫道。

我心中歡呼,她OK!

而且,她寫的「你」已經瞬間就改成了女字旁的「妳」。這應該是她OK的意思了。

「Y。E。S。」我篤定的寫著:「我能解決妳的問題!」

我也用了女字旁的「妳」,妳來妳去的。

「太好了,同為女人,」康林寫道:「希望我們成為好朋友。」

YES!

喜出望外,我終於可以開始我的研究了。

我終於可以接近一個真正的離婚的女人,透過這麼方便又安全的平台,進行我的研究。

我很期待,這是我的第一個case。

但我不知道的是,完全無法預料的事,偏偏就發生在這個第一個case。

∼ ∼ ∼

我想,這肯定不是康林第一次對外透露心事。

一個女人,離婚又跑來交友網站上,表示她很需要一個伴;需要一個伴的人,肯定不可能把故事吞進自己肚裡自行吸收掉的。她肯定是不斷的不斷的講出來的。

果然,我不必出問題,康林已經自己在講她的故事了。

就和自介一樣,她很會寫。

她絕不是從「很久很久以前」開始寫起。

「當那感覺已不只是不喜歡,也不是恨,而是什麼,妳知道嗎?」康林說。

嗯,當和一個伴侶,不喜歡了,也不恨他,那是什麼呢?

「沒感覺?」我寫:「沒FU?是這樣嗎。」

我寫的每一句話都仍然很小心,怕一有不對,康林或許覺得我不好聊。其實當一個心理師就是要能夠透過正面反饋來促使個案講出更多的故事。失敗的心理師,讓個案沒講幾句就停了。

「不是。」康林寫道。

我心揪了一下。

我不猜了,我問她,那是什麼?

「是恐懼。」

恐懼?

康林說,她曾經和她的老公說,這段日子,她每天很哀傷的度過,一輩子從沒有這麼傷心過。

「傷心,又恐懼。」康林說。

「那『他』怎麼說?」我問:「他有安慰你嗎?抱抱你嗎?」

「不,我老公冷冷的說,你去找一個心理師吧!」康林說:「看看他會不會處理。」

我看到康林打字,提到那個傢伙,仍稱呼他「我老公」。康林不是已經離婚了嗎?我懷疑,康林其實還沒離婚,或只是分居,或只是吵個架,上來交友網站消遣消遣?當然,也有可能是她對她老公還有感情在,暫時還改不過來。

「所以,你來對了地方!」我說:「在這裡說出妳的故事,妳可以得到安慰,妳可以得到抱抱。」

但,康林沒說話。

「不。」康林說。

「不。」她再打了一次。

「我該怎麼講這件事呢?我現在很痛苦,我的家人也很痛苦。」康林說:「這故事要怎麼說,對方才能理解?」

「有時候,對方不必理解,有人說,床頭吵,床尾和,一切盡在不言中,或許對方只是還沒察覺到而已。」我寫道。

「不,『對方』不是指他。」康林說。

什麼?對方不是她老公?

「他有第三者?」我問。

「沒有,從頭到尾,他沒有第三者,」康林說。

那……。

「對方,是指妳。」康林說。

我?

康林是在問,要怎麼說,「我」才會理解?

我突然感到一股寒意。

也感覺到康林的文字變得有攻擊力了,畢竟我是一個傾聽者,康林竟然問,她的故事要怎麼說,「我」才會理解?

只要她願意說,同樣是講中文,怎麼可能「我」不能理解?

真怪的人。網路上的人都是這麼奇怪的吧。

「妳現在不就正在說給我聽嗎?」我不解的寫道。

又覺得這句好像也太兇,我又加了一句,鼓勵康林。

「妳繼續講,我在聽,」我寫道:「妳繼續講,我一定會想辦法理解,一定會想辦法聽得懂的!」

∼ ∼ ∼

晴朗的天空,太陽光沒有遮蔽的整個打在湖面上。我走到湖邊,看著鴨子,湖靜止在那裡,鴨子也是。我看著鴨子,再看著湖。

一、二、三、四.

兩隻成年的鴨,兩隻小小的雛鴨。

好可愛,是一家人呢!

我對這一家人丟了一塊白麵包。

白麵包落進水裡,驚動了湖面,只見兩隻成鴨死命的往前游,其中一隻搶到了白麵包,一邊吃,一邊被另一隻成鴨猛狠啄著;而兩隻雛鴨,卻仍在原地,動也不動。

顯然每次的食物爭奪戰,牠們都搶不到,說不定還要弄得遍體鱗傷,乾脆停在那裡不動,至少不會受傷。

每當我有這種安靜的時光,對著鴨子投白麵包,我都會想起我家裡那個老爸、那個老媽。

他們就像那兩隻成鴨,真的很荒謬。

我的爸爸,有酗酒的問題。我的媽媽,看起來很傳統,關起門來,卻可以和我爸直接幹起架,當然,幼小的我,也經常被「掃到颱風尾」。

坦白問自己,我愛他們嗎?

我愛我爸,大概40分。我愛我媽,大概55分。

他們兩人都不及格,而且兩個人加起來,只有95分,還不到100分。

我就在不滿100分的童年時光慢慢的長大,然後,他們居然變成我念書的動力。

我念書的動力,就是讓他們變成100分。

我知道他們之間,嘗試了很多不一樣的相處方式,但,為何他們的問題一直無法被解決?我希望成為諮商心理師,我一定要解決問題──雖然第一天教授就已經告訴我們:我們是解決不了問題的。

我們只能聽。

所以,至少我現在傾聽著康林。

從傾聽開始,我收集到了幾件資料:

第一,康林的老公,比她小一歲。

第二,康林和老公育有兩個孩子,一個姐姐,一個妹妹,都念小學。

第三,康林已經結婚8年。

至於她有沒有離婚,現在總可以問了。

答案的確如我所猜到的:沒有。

我想到的並不是為什麼康林在尚未離婚的情況下就上了交友網站,因為更令我興奮的是,那,這下康林的問題就有解決的機會了。

我相信,這個問題,一定可以解決的!

破鏡重圓,皆大歡喜!

揪出病灶,藥到病除!

這是我的第一個case啊。我一定要搞出一個名堂來。

康林開始描述一個故事。

(未完待續,有興趣繼續看下去的,請在下方留言區留下您的email地址,後續再寄給您,限額 50 位。)

(圖片來源:Ian Stannard link

 


「Mr.6」的本名為劉威麟,美國史丹佛電機、管理雙碩士,14歲移民加拿大,而後移居美國矽谷,互聯網經驗超過15年,出版12本書,返台後投入創業投資與網路產業,與在矽谷創業成功賣出公司的弟弟劉威廷共同經營「Mr.6行銷團隊」,繼續經營最愛的網路產業,助企業挑戰更高效益的網路解決方案,邀請Mr.6演講或授課請來信:help@mr6inc.com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