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真生活Snap電子報】介紹網友們精彩攝影作品及生活資訊影像情報,快藉由此份報來看你不曾發現的風景! 【e研快樂日語初級報】提供日文初學者實用生活日語,以及東京旅遊資訊,體驗日本文化並將所學用於生活中。


無法正常瀏覽圖片,請按這裡看說明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財經  追星  NBA台灣  udn部落格  udnTV  讀書吧  



2017/01/10 第3910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地動山搖!誰動誰搖?
聯合報社論 聯合/拚三坎:黨主席不是權力花轎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發展數位國家 先改革政府
民意論壇 價格管制 傷害消費者
聯合筆記/不識時務的蠢施政
勞資關係只剩薪資公式?
主席祝「吳」好 國民黨不再好無助
「柱」應堅持理想 打鐵需要自身硬
「郝」的黨主席 才能領黨浴火重生
粗糙能源政策 寶島生態殺手
台、客、粵古漢語 台灣還有許多文化寶貝
退撫基金投資限制 該改了
薛承泰/「婚姻」與「昏因」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地動山搖!誰動誰搖?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黑白集/聯合報
過境美國,川普團隊七日說,川普本人與團隊成員都不會與她見面。另一方面,我駐美代表高碩泰日前也表示,不多不少,蔡總統只是過境而已,似乎意謂不會橫生枝節。

如今突又傳出蔡總統一行已與川普團隊餐敘的消息,且出現幾個版本,這在川普團隊與台海兩岸又添加了不測的變數。儘管府方否認,但仍虛實難測。倘是真有會面,則蔡團隊會不會又變成川普用來撩撥北京的貓腳爪?

如此一來,兩岸形勢又添了一個「地動山搖」的因素,原本只有北京,現在又加上川普。自川蔡電話後,川普想打台灣牌的心態昭然若揭。川普若想把台灣拖下水,台灣恐陷於進退兩難的境地。捉摸不定的川普,隨時都可能造成牽動兩岸神經的地動山搖。

蔡政府面對川普團隊,從正面看,或許覺得有了新靠山;但從反面看,卻也可能多了一個攪局的亂源。較令人擔心的是,川普若纏著蔡政府不放,三不五時就拿台灣出來玩一玩,蔡順從也不是,抗拒也不是,那就真是進退維谷、禍福難卜了。

一通川蔡電話,使此趟英捷之旅,又要關注遼寧艦何時北返,又要防範出現報復性斷交,又要擔心川普玩什麼花樣。杯弓蛇影、風聲鶴唳,若成了兩岸的新常態,蔡政府恐將寢食難安。

川普成了地動山搖的因素,更添加了北京弄出地動山搖的可能性。兩隻達摩克利斯懸劍在頭上,蔡政府要好自為之,切莫亂動亂搖。

   


聯合報社論

聯合/拚三坎:黨主席不是權力花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社論/聯合報
郝龍斌、吳敦義相繼表態參選黨主席後,洪、郝、吳三人競逐國民黨領導權的格局大致成形。郝龍斌並率先拋出「不選二○二○總統」的宣示,用意有二:一是凸顯自己不以黨主席為權力跳板;二在逼洪秀柱和吳敦義跟進表態,讓主席之爭回歸黨現階段任務的焦點。

這次洪、郝、吳三人逐鹿的戰局,其實與去年國民黨大敗後的局面類似。不同的是,去年原傳出吳、郝打算聯手,卻因吳敦義舉棋不定而作罷;這次,郝龍斌乾脆宣布參選。一年的變化,郝吳由未遂的「合擊」變成「分進」,顯示國民黨的形勢又更混沌一截,內部的整合、討黨產的壓力、如何回應民眾對政局的期待,都是棘手的工程。

國民黨當前的處境是陷在前所未見的低谷。過去兩年因接連敗選,帶來士氣和執政版圖的流失,至今仍未重建;而面對民進黨粗暴的「討黨產」行動,亦顯得束手無策。更嚴重的,則是黨內的路線分歧毫無整合跡象,反愈形撕裂;而黨內眾多大老對此景象,也都只是坐視。正因如此,這次洪、郝、吳三人的主席選戰,依然被定位為狹隘的「本土」與「非本土」之爭,甚至被當成二○二○總統大選的「前哨戰」,不免讓許多支持者感到沮喪。

事實上,以蔡政府目前施政亂象百出、民怨四起的情況看,國民黨要重新擄獲民心,並非沒有機會。這從近期的民調變化,即可窺知一二。關鍵在,國民黨自己要重振形象,整理腳步,看清楚黨的再起方向;否則,如果一天到晚同志刀槍相向,內鬥比外鬥厲害,只會讓選民嗤之以鼻。

我們認為,在這個階段,國民黨下一任黨主席有三個核心任務,這是藍軍要走出死蔭幽谷所必須爬過的三個大駁坎,也是黨員投票時應思考的重點。第一,要有整合黨內異議和分歧的能力和胸襟:國民黨之所以失去中央或地方政權,原因無他,都是因為領導人或幹部徇私,把個人利益和權位放在黨的整體利益之上,導致黨內離心離德。國民黨兩度分裂,乃至馬王政爭,無不如是;直到今天,主席職位之爭,似乎也變成某些派系人馬搶攻大選的預演。如果抱著這種心態,不僅黨的團結無望,恐怕還會提前分裂。

第二,部署讓中生代出頭接班的形勢:國民黨內大老如林,但在黨遭遇困境之際,卻無人願伸援手或登高一呼。這種情形,相對於民進黨的人才輩出,以及時力在年輕世代的吸引力,藍軍顯然必須儘速部署中生代出線的環境,黨的後續經營才有足夠的競爭力。新主席選出後的第一役,就是要面對二○一八地方選舉,這是國民黨重振士氣的好機會,必須加速延攬內外人才,包括黨友,進而營造氣勢,為國民黨增添火力及氣象。

第三,以智慧因應討黨產危機:國民黨上下應該已有黨產「歸零」的心理準備,但是,面對執政黨的粗暴及卑劣行動,新主席應該不卑不亢地與之周旋。可以據法理力爭者,絕對寸步不讓,務必凸顯蔡政府的霸道與無理;覺得來源有疑義者,則主動奉還國家與人民,不留任何不義之財。也只有抱持這樣不義不取、無理不屈的態度,新主席才能帶領國民黨站穩新的立足點,重新喚回人民的信任。

這次的國民黨主席選舉,與過去大不相同,它不是總統的另一個「兼職」,也不是一頂個人的權力「花轎」,更不是躍向下一個角色的「跳板」。新的黨主席,是要自己挽起衣袖,號召同志抬著國民黨的原則與包袱,一起爬過上述三個巨大的駁坎,讓百年政黨的招牌重新發亮。在這個過程中,如果存有太多個人私欲,如果被派系利益或意識形態糾纏,如果沒有心繫黨的未來及中生代出路,如果沒有足夠的智慧和膽識,恐怕拚不過這三個大坎,那就不會有國民黨的新出路。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發展數位國家 先改革政府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行政院去年底通過「數位國家.創新經濟發展方案」,契合時代潮流,也是台灣要走出經濟發展困境的正確方向。然而在推動的優先順序上,仍有再細緻化的空間,其中最關鍵的發展瓶頸,其實正是政府本身的改革。

這個為期九年的方案英文簡稱為「DIGI」,重點發展策略包括了:一、建構有利數位創新之基礎環境(DIGI+Infrastructure);二、培育數位創新人才(DIGI+Talent);三、數位創新支持跨產業轉型升級(DIGI+Industry);四、成為數位人權、開放網路社會之先進國家(DIGI+Right);五、中央、地方、產學研攜手建設智慧城鄉(DIGI+Cities);六、提升我國在全球數位服務經濟之地位(DIGI+Globalization)。此外,還設定幾個量化指標,分別是2025年,我國數位經濟規模達新台幣6.5兆元(目前不到4兆)、民眾數位生活服務使用普及率達80%(目前26%)、寬頻服務可達2 Gbps以及資訊國力排名全球前十名。

在傳統經濟成長結構逐漸失去動力之際,DIGI方案的方向正確卻也有隱憂,兩者都跟作為推動者的政府有關。第一個隱憂是長達九年的計畫是否能持之以恆的問題。過去十年,類似的方案不知有幾個,從數位台灣、創意台灣到行動台灣,前仆後繼、眼花撩亂。固然不能說沒有成效,但也都距離初始設定目標有相當的差距,其中一個關鍵問題便在於計畫推動的延續性及一貫性。特別是時間一長,各種政治資源分配的扭曲,勝選的考量常使大家有畫虎不成反類犬之嘆。這次的DIGI方案也看似廣泛且周全,但我們更期待能堅持到終點。

第二個隱憂是如何讓政府從絆腳石變成墊腳石。DIGI方案的指標之一,是要推升台灣的資訊國力排名到全球前10名。若行政院所謂排名,是以「WEF全球資訊國力評比」(Networked Readiness Index)為基礎,則進入全球前10名這個指標正凸顯出大問題。其實早在2011年時,台灣就已經在138國中排名第六,2012年落至第11、2014年第14,2016年更掉到19。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這種每況愈下的難堪?

攤開「WEF全球資訊國力評比」的各類評比項目就可發現,我國排名最差的項目是解決契約糾紛所需要的程序步驟,2016年時竟排名125名(總共139國),次糟項目是立法機關的效率,而且是愈來愈慘;排名從2012年的74名掉到2016年的104名。再者,在產業能否挑戰政府監管法規正當性的機制一項中,我國也只有第63名。在整個評比十大項目中,台灣得分最低者,就是「政治與監管環境」這一項,而資通訊基礎建設準備程度一項中,台灣則勇奪全球第二。由此結果來看,背後的意涵已經很清楚,民間能帶頭衝的,台灣一點也不差;需要政府自我改革者,才是拖累資訊國力之根源。換個說法,資訊國力要重返全球前十名,提升台灣數位服務經濟之地位的阻力,其實不在民間,而在政府。

這種政府跟不上時代腳步的例子比比皆是。從過去的中華電信MOD、Uber/愛奇藝爭議到媒體黨政軍條款,以及吸引外國人才牛步化等問題,關鍵都不在監管還是鬆綁,而在於政府舉棋不定、令人無所適從的態度,以及立法院政治、民粹高於一切發展需求的思維。

DIGI方案要成功,政府痛下決心推動政治及管制革新,讓絆腳石變墊腳石當然是正途;否則放手民間,降低干預,將絆腳石變小變薄甚至變不見,也是可行之路。這些需要政府自省、自知及自明的工程,都很龐雜,因此建議在眾多「DIGI+」中,須加入DIGI+Government,而且要放在最頂層,才是DIGI方案成功的方程式。

   


民意論壇

價格管制 傷害消費者
謝宗林/中經院退休研究人員(新北/聯合報
行政院長說:一例一休後,物價上漲是必然後果。這話牴觸學理值得斟酌。

一例一休強制提高邊際勞動的僱用價格。基本經濟學原理指出:其他情況相同下,該項強制措施必然的效果,是邊際勞動雇用量減少,從而導致總產出下降、制度性失業情況擴大,以及人民的福祉減退;但「物價上漲」卻不是該項強制措施必然的效果。

沒錯,任何一體適用的強制干預,對不同行業或企業的立即衝擊效果是不同的。有些行業或企業面對的消費者需求比較不具彈性,因此它們的產品或服務價格便傾向上漲;消費者在這些產品或服務上面的支出增加,會排擠到其他產品或服務的需求,從而該等產品或服務價格上漲的傾向受到抑制,甚至反轉。行政院長說法有違經濟學理,陷入「成本推升」謬論。

台灣目前的物價上漲壓力,其實根源於世界主要貿易國近幾年不斷採取的強度通貨膨脹政策;儘管最近的一例一休可能會在國內引發物價上漲的預期心理,從而促使內需產業勇於嘗試調高價格,然終究擺脫不了前述基本經濟學原理所闡明的市場法則。

報載在一例一休喚來「物價上漲」的魅影後,行政院召開了兩次穩定物價小組會議,決定聽任勞力密集行業個別地漲價,認為有利於勞工;又說自動化程度比較高的行業,原本獲利就比較高,不應漲價;於是決定「對於不應漲價的產業進行督導」。如此的宣示有幾點值得批評。

首先,它顯然延續「成本推升」的物價上漲謬論,誤以為一例一休必然有物價上漲的效果,甚至誤以為勞力密集行業的漲價有利於勞工,忘了勞工也是消費者,必然因漲價而受害。

第二,它差別對待勞力密集度不同的產業,準備揮舞行政的自由裁量權、抓大放小,強力壓制大企業的漲價行為。然而,經濟學原理的推演早已清楚證明,價格管制只會阻礙市場因應各種外生變數(不單是一例一休的變局)的調適過程,以致傷害消費者的福祉。

第三,意義最為深遠的是,它隱含一個錯誤的認知,誤以為資本愈密集的企業,利潤自然愈多,好像資本會自動產生利潤似的,無須企業家致力洞燭市場未來的需求和兢兢業業地經營;而且還誤認為,這利潤即便不是剝削勞工而來的,也是某種不勞而獲的收入,所以一例一休所造成的勞動成本上漲,理當由企業讓利、吸收,不該轉嫁給消費者承擔。

這是道道地地的「反商情結」或「反資本情結」作祟;這種情結會滋生各種凌虐企業家利潤的措施,最不利於因應消費者需求變化的市場調整過程順暢進行,並且傾向抑制儲蓄、投資、以及資本累積和生產技術升級。因為利潤和虧損正是消費者用來迫使企業家服從消費意向變化的手段,政府破壞這個手段,就是在和消費者(即一般民眾)的福祉過不去。

   


聯合筆記/不識時務的蠢施政
游其昌/聯合報
明明是「為資方考量,替勞工爭假」設計的一例一休制,這是去年政府挨了勞團多少罵,堅百忍推出折衷案的新政。才一上路,竟惹得物價上揚,民怨沸騰,成了資方、勞方都火大,政府也覺得委屈的三輸局面,這是怎麼回事?

政府說,已先行實施周休二日的企業占百分之五十五點一,換句話說,其實有近半數企業影響有限,是這樣嗎?不,因為這次修正涉及休假日與休假天數定義,加班費與特休假的重新規定,特休假起算時日的調整,各種變化加起來,等於將全國勞工作息做重新安排。這麼大的事,十二月底才趕忙修法通過,一月就上路,連印行事曆都耽誤了,根本來不及計畫,哪能不亂成一團。

在數位時代,大多數企業早已不是朝九晚五的工作形態,勞動部偏要用上個世紀的工時勞檢方案,套在所有企業脖子上,勒著勞資都不知所措,原本未必要打卡的,為了勞檢表,要想盡辦法留下打卡紀錄;原本能協議調班運作的,為了硬生生的七休一與工時標準,若超過時間「留在工作處所」,還得擔心被檢舉違法,非要想法證明「自願留下非工作」,以免被罰,這是什麼荒唐制?

對大企業來說,新制就是一整套人事資訊系統的調整,資訊公司光是接案就應接不暇,加班加不完,別奢忘休假。對中小企業來說,新案根本就是臨時掉下來的天書,搞懂都不容易,那算得清楚,但做生意哪能不算清楚,時時刻刻都是錢啊,政府逼著所有人去做新排列組合和工時計算,賺錢老闆能多付加班費還容易,勉強撐著的店家出不了錢,那就是減班、漲價、降薪水,偏偏我們市況是後者居多,勞工假沒休到,餅碗先打破,荷包先失血,哪裡找幸福?

政府從沒想到的是,新制實施正值農曆年前,正是各企業盤點清算最忙碌的時刻,這套新制一加進來,不僅是人資單位災難,也是所有管理資源配置生產主管的苦難,還必須配合新制,輔導一線勞工例休的計算安排,憑空多出來這麼多事,要忙著趕員工「努力休假」,這種苦境,怎能不把滿肚子怒火罵向這「不識時務」的政府身上?更何況,守法的企業才會苦不堪言,不守法的商家一樣是鑽各種法令漏洞,整不了惡老闆,反而是老找守法企業麻煩,這種政府也真是夠了。

特別是,年前本來商家最易缺工趕貨,清倉賺錢的時刻,這樣的敏感期間,偉大的政府要推一例一休制,當然會讓商家危機感倍增,要調整價格來妥為因應人事成本增加,不漲錢怎行,這年前漲風可真是政府德政,年終獎金不見長,辦起年貨來貴霜霜,小老百姓怎能不叫痛。

只要這個政府有些想像力,就能察覺到在這個節骨眼上推一例一休制的調整是奇蠢無比。事有先後緩急,制度上了路,勞動部現在才要開始辦百場政策說明會,才忙著說要宣導,緩衝,這種亡羊補牢救不了政府的蠢,企業要生存自救,只好且戰且走,看政府會怎麼嚴查重罰再說吧,連休個假,政府都有本事天下大亂,還有年金改革,有這樣的蠢政府,這個年要怎能安生得過啊!

   


勞資關係只剩薪資公式?
呂欽文/建築師(台北市)/聯合報
自工業革命之後,由於生產型態趨於資本密集與勞力密集,衍生明確的資方與勞方階級。在那樣的年代,極力「剝削」所謂「剩餘價值」是資方獲利的基本途徑,種種黑暗的資方行徑與悲慘的勞工際遇的發生,不難想像。

但人類社會經過一個多世紀的抗爭、檢討與改革,今天的勞資關係實不能與過去同日而語。雖然資本家「牟利」的基本人性不變,但所謂資本家的定義已非常模糊。當今的「企業家」如果沒有「榮辱與共」的管理觀念,恐怕其經營的途徑也走不了多遠。

但勞基法精神好像仍停留在上個世紀勞資抗爭如火如荼的情境裡,各種僵硬的計算公式,不僅無法反映新的勞資關係,更無法呼應新世紀的工作型態,甚而扼殺潛在而無法量化的產能。

以每日工時不可超過十二小時來說吧,按規定,即使勞工自主性工作、或老闆不在場而不知勞方超時工作,都構成違法。但許多思考性的產業,譬如程式設計、空間設計、影視表演拍攝,甚至服務業等,不能像工廠生廠線般鈴聲一到就關機下班;畢竟這些從業人員的工作模式不是像水龍頭般能夠說關就關說開就開。

再舉個例子,勞基法規定勞工必須記錄上下班時間以供勞檢單位查核。筆者曾問勞檢所稽查人員,為了尊重與人性化管理而約定的「責任制」要怎麼辦?在家工作怎麼辦?我得到的回答讓我傻眼:如果你不要他簽到(退),老闆就要代為記錄上下班時間備查!這到底是鼓勵軍事化的勞資關係,還是鼓勵作假的形式主義?

近日一例一休的爭議,從許多設計產業看來,那些問題不是沒解,多花錢就是了;但我們關心的是,勞基法設定的工作型態,傷害的不只是已逐漸演化為「共同體」的勞資關係,以及多元化社會已逐漸浮現的非典型勞動模式,更與整個社會漸漸脫離傳統的資本/勞工二分的階級屬性發展背道而馳。

不管是不是左派陣營,都會尊重勞工爭取權益;但世界的發展已讓傳統左派的思維遇到瓶頸,雖然勞資的矛盾關係因私有化而必然存在,只是時代不同了,抗爭的方向與方式也需要調整了。

   


主席祝「吳」好 國民黨不再好無助
游龍吟/教(新北市)/聯合報
一如預期,只要社會政治氛圍逆轉,國民黨勢必勢必「群雄並起」!除了黨主席洪秀柱、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之外,前副總統吳敦義也「豪華出場」表態參選黨主席,形成「三足鼎立」的激烈賽局!

論口才,吳敦義辯才無礙,國民黨內無人能出其右;論智慧,他的學經歷豐富,做起事來四平八穩,是近年少見的優異閣揆!

他可能的「致命傷」在年紀,勢必會被外界譏為「廉頗老矣」!

但是,川普給了吳敦義一個「範例」!川普約七十歲,在美國剛剛當選總統;吳敦義比川普還「年輕二歲」!如果美國都不會「歧視老人」,台灣與國民黨又何須「自我設限」?就讓選民來決定,不就好了?

青年有活力,卻少了經驗;資深者多了經驗,卻常缺乏魄力!如果吳敦義能夠透過豐富經驗,幫台灣掌舵;透過辯才無礙,減少推行政策的阻力!「資深黨主席候選人」的形象,未必是減分,也可能如川普一樣,是加分喔!

國民黨黨主席之爭,呈現群雄並起,三強鼎立局面,對於奄奄一息的國民黨而言,絕對是「絕處逢生」的良機!筆者認為這三人只要是良性競爭,對國民黨以及對台灣的政黨政治發展而言,都是好事!不會如網友所言,呈現「郝!吳!柱!(好無助)」的局面,筆者倒是想說:「柱!吳!郝!(祝吳好)」!

   


「柱」應堅持理想 打鐵需要自身硬
蒙天祥/文化工作者(台北市)/聯合報
中國國民黨將改選黨主席,除現任主席洪秀柱確定參選,另兩位重量級的吳敦義前副總統和郝龍斌副主席都有意競逐。輿論分析,集中在觀察某人有控制黨機制和部分黨員的意識形態;某人的基層選票較多;某人的派系票源多等等。全都著眼於輸贏機率,並未將參選人的理想介紹清楚。

川普競選時提出的政見理想很清楚,就是要使美國再偉大和增加國民就業機會。儘管他的言行受到同黨內外攻擊,他仍堅持,終於在各方不看好的情況下當選了。這樣堅持,就是「打鐵需要自身硬」。

台灣拚發展,要走活路,不能避開兩岸問題。在三位有意參選黨主席的黨員中,洪秀柱提出的「兩岸和平協議」,應是站在最高點的負責主張。如何領導黨,負責地為台灣謀出路?這些不談,空談「團結,民主」,跳不出「搞政治」的窠臼,帶什麼希望給國民?

請洪秀柱堅持理想,打鐵需要自身硬!

   


「郝」的黨主席 才能領黨浴火重生
金大鈞/中國國民黨黃復興黨部委員/聯合報
國民黨首次淪為完全在野,而民進黨政府強度關山施行一例一休,狠砍勞工七天假;年金改革會議毫無共識,刻意演變成世代鬥爭;強行推動核災食品進口,罔顧人民健康安全。民進黨在執政後悖離民意,但普遍大眾卻不期待最大在野黨的國民黨有所表現,因此,這個政黨亟需改變的是核心領導價值及團結決策能力。

黨中央與立院黨團密不可分,國民黨在野後,立法院成了領導議題的重要戰場。民進黨執政民心向背,國民黨更應趁勢追擊提升政黨形象與展現兩黨差異性,卻始終卡關在內部矛盾,錯失關鍵時機及話語權。

過去,國民黨推行政策往往是黨中央下達命令,那是「權威領導」下的產物;欲走黨內民主,大開黨內大鳴大放風氣,「團結領導」才能改變國民黨。完全在野,議題先鋒,對議題有團結看法,對外一致口吻,並不是只有口號和理念就能改變,黨內號召力才能讓國民黨找回人民信任的那份價值,從「反核食公投」上,我們可以堅信這份價值。

他是郝龍斌,曾擔任中央民代到內閣首長,以及任職八年首都市長,總是默默地做出政壇好口碑與施政佳績。在國民黨陷入低潮時刻,需要的不僅僅是經驗,強而有力的號召黨內先進,無私領導作風,排除自我的利益,才能使國民黨在二○一八年地方選舉贏得先機,奠定二○二○年重返執政基礎。

   


粗糙能源政策 寶島生態殺手
楊成功/自由作家(台南市)/聯合報
在「非核家園」政策主導下,除了已蓋好的核四封存,復因核一、二廠機組「技術性」停機,使得非核家園的時程提前多年。然而,也因為少了核能發電,電的來源立即出現危機。為了避免產生「缺電」危機,台電在短時間內必須投入幾千億的投資,興建發電設備。但因鄰避效應,無法或難以找到適合的地點興建電廠,於是著手進行「離岸風力」(風能)與「濕地種電」(太陽能)的政策規劃。

問題在於「離岸」與「濕地」看似無人居住,卻潛藏生態危機,因為離岸與濕地都沒有「居住人口」,所以沒有來自民眾的抗爭。但這兩處卻都是生態敏感地,如此粗糙的能源政策,將成「美麗寶島」的生態殺手,不可不慎。

一、破壞棲地:台灣西南部沿岸,是瀕臨絕種之「中華白海豚」出沒海域;濕地更是候鳥(例如黑面琵鷺)聚集的棲地。貿然種電,將造成棲地的破壞,縮小中華白海豚與候鳥的生存空間。

二、造成汙染:太陽能是否為綠能一直有很多的討論,因為太陽光電的製程本身就是高耗能、高汙染的產業。甚至太陽光電板有使用年限,太陽能板廢棄物處理也是重要議題。至於風能發電機看來好像汙染較小,但是風機產生的聲音,已有居民抗議的案例,(魔音)會否影響離岸的生態(生物,特別是魚種),也不無可議之處。

三、影響生態:中南部濕地好不容易在二○一五年通過濕地法後,才剛開始要好好的整理或進行生態保育工作。貿然在濕地種電或設置離岸風機,可能造成濕地的破壞,影響生態。

台灣係極度缺乏自主能源的國家,約有九十八%的能源仰賴進口,如何設計永續發展的能源,需有縝密計畫,不應便宜行事,更不應成為生態殺手。大家應知先進國家如德國,花了幾十年才發展出的再生能源政策,台灣卻要在兩、三年迎頭趕上,就可能出現配套或規劃不足的問題。還有,台灣是獨立電網,無法向「鄰國」買電。但德國缺電時,可以跟七成五核電的法國買電,因為歐洲本來就有跨國電網。

「非核」不應成為破壞生態的殺手,除了離岸風能與濕地太陽能,我們還可以有其他選項,或至少應有更多的政策討論,再決定採用何種發電方式。

   


台、客、粵古漢語 台灣還有許多文化寶貝
鄭正博/退休教師(高雄市)/聯合報
中研院院士曾志朗日昨表示,兩岸的解方是中國文化與漢字的發揚,這個觀點我深予肯定。尤其關於漢字的六書,由於我有學生在外國當僑領,應邀到研究所教中文,外國學生希望能教一點中文文法,他回想中文好像沒學過文法。然我幫他思考,這些老外一定想用合乎規律的辦法來學中文,而中文的六書,尤其象形、指事、會意等,猶如看圖說故事般簡單易懂,這不就是西方的大人最適合的「文法」嗎?我甚至認為我們的中小學生,也都該循序漸進地教導文字學。

除漢字的邏輯性優點之外,我尤其想到台灣的優勢。因為台語、客語、粵語屬於古漢語,這類邊陲語言由於沒有參與中原的歷史變化,不像北方多數時候其實是由外來遊牧民族入主的,他們說的話屬於阿爾泰語系,所以發不出古漢語的許多音。記得讀過清朝有考據學家根據詩經等韻文推論,古音的「天明」可能要讀成「針芒」。真替他們可憐,如果會講閩粵客語等,不就不必如此費力嗎?

還可從佛經的翻譯檢視古漢語的可能讀法。英文佛陀寫成「Buddha」,用台語唸很貼切。尤其「般若」,國語字典注音是「ㄅㄛㄖㄜˇ」,但它的梵文羅馬字譯為「prajna」,與台語唸的「pua na」極為接近,顯示台語保留翻譯佛經時的漢語古音,這應是古蹟式的文化寶庫。兩岸可以互補有無的還多,理應由此類方向結合,那才真是「九二共識」之外的可能解讀法!

   


退撫基金投資限制 該改了
汪建/退休教師(台中市)/聯合報
有公教代表質疑國外的退撫基金投資報酬率可達七趴,我國僅二至三趴。銓敘部說因當初投資設計就有很多限制,為的是「不可與民爭利」。

請銓敘部更改過去錯誤制度。吾人以為目前僅需針對退撫基金投資制度放寬,並摘除少數黨併公職的肥貓及所得替代率超過九成以上的人即可,其他暫時一切照舊,往後再看報酬率的收益再做定奪。

誠如九日聯合報社論指出「年金破產」的議題,是建立在政府財政入不敷出及年金無法自給自足的前提而發。但觀察政府近年的稅收,已經連續三年財稅超徵,累計達三千億元;年金破產的急迫性,似不如政府形容的已達燃眉之急的程度。何不再觀察若干年投資收益後的情況,若仍要改也請循序漸進,百姓才有心理準備。

   


薛承泰/「婚姻」與「昏因」
薛承泰/聯合報
婚姻古為「昏姻」,未來則有可能為「昏因」!英文Marriage將來也可考慮改為Merriage,筆者創此新字乃根源於Merry,耶誕節剛過,大家都知道是甚麼意思,我姑且以中文「昏因」對之。人類是否會從婚姻走向昏因,是一個大考驗!

在台灣,現行一夫一妻婚姻制度行之已久,儘管不完美,仍有許多人願意去遵守與承擔;因此,政府不論基於何種理由而欲改變現有制度,會有抗爭一點都不意外,當社會未達共識而強渡關山立法,不僅無法達到實質「平權」,還會留下難以縫合的社會分裂。

以最近「一例一休」為例,決策者以為是展現「魄力」可以讓勞工增加收入與休息時間,結果是兩者無法兼得,卻吹皺了一池春水,使得勞資默契頓時鬆脫,關係轉為緊張,於是一連串反應,包括物價上漲、所得不升反降、非典工作搶進…最終可能弱化台灣經濟與競爭力。我們只能感嘆,物質確實不滅只是崩解!

法務部邱部長曾指出,修民法一夫一妻制所涉及到的法律超過一百個,法條則超過三百條,於是他提出另立新法之說,卻被人指責為保守歧視;是修法好,還是另立新法好,誰都說不準。兒少、老人、婦女、勞工、農民等都不是立了專法嗎?難不成也是「歧視」?還是「多了一些保障」?當議題具有爭議且對未來發展有所疑慮,按部就班以最小衝擊為考量,才符合蔡總統「自自冉冉」的期許,不是嗎?

基於此,筆者建議以「實踐來檢驗真理」,以「試辦來踏出第一步」。民國五十七年延長義務教育為九年時,先在外島進行兩年實驗才全國上路;很不幸,之後的教改都沒有實驗而貿然實施,最終都成為下一個教改的改革目標。這可以說明,試辦可以減少未來的不確定性。

若三位市長同意,可考慮北中南各設一個「彩虹特區」,讓同志婚或多元成家在特區中實踐,不必受到現有制度的羈絆,且這幾個地方都已實施「伴侶登記」,可估出特區可能對象與人數,妥善規劃。

這雖然像是「一國兩制」,但台灣並不乏類似經驗,例如「經濟特區」,許多地方政府都搶著要設立,可以因應特定人群或目的來建立新的規範。當然也有人會認為這是「隔離」,沒錯,是暫時的隔離,給對立的雙方驗證彼此的機會;至於是「保守」隔離「進步」,還是「進步」隔離「保守」,見仁見智。如果特區能順利試辦一段時間而發展出人類未來的「新選項」,說不定有一天諾貝爾某個獎會落在台灣。

話說回來,不論民法是否修正或特區是否試辦,筆者更在乎,政策推動的時間點與順位。看看台灣多年來持續下降的結婚率,還有趕上歐洲水準的離婚率,更不用說,自二○○三年以來生育率就一直是聯合國的「黑名單」,還明顯低於那些具有多元婚姻家庭制度的國家!

尤其是未來十年最可能為人父母者,人口數比之前少許多,且超過半數還未結婚;即便維持近年生育率,今後新生兒數量會有另一波明顯下滑!十年後,蔡總統七十一歲了,台灣有多少大學倒閉了、有多少人工作帶動經濟、有多少人陷入無依窮困、更有多少國家崛起了…,執政者應知什麼是當務之急,就算是為了婚姻平權,也總該有配套並鼓勵生育才能永續生存呀!

(作者為台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諾羅病毒-秋冬的討厭鬼
地球的氣候已經漸趨極端,常常風不調、雨不順,再加上諾羅病毒的瘋狂肆虐,更是造成了國不泰、民不安的狀況!到底這個令人討厭的諾羅病毒是個什麼妖魔呢?就讓我們來好好認識一番。

《樂來越愛你》緣分是種基因
新作《樂來越愛你》同樣從音樂出發,聚光燈打在賽巴、蜜亞這對金童玉女身上——不得志的爵士鋼琴手、懷抱明星夢的小演員,洛杉磯兩個孤單的靈魂,在夢想與現實的征途上,邂逅、碰撞、疊合,轉眼漸行漸遠。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
udnfamily : news | video | money | stars | health | reading | mobile | data | NBA TAIWAN | blog | shopping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