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幾米繪本,經歷心靈的旅行,再到生活的各種新嘗試,【幾米Spa電子報】將成為你最溫柔貼心的陪伴。 【人類智庫健康生活週報】提供中醫養生智慧,及最新、最實用的養生健康知識,和你一起呵護全家人的健康!

★ 無法正常瀏覽內容,請按這裡線上閱讀
新聞  健康  u值媒  udn部落格  

2019/08/15 第4550期  |  訂閱/退訂  |  看歷史報份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代工與抬轎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民進黨改包裝中華民國,國民黨竟鴉雀無聲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青年貧窮與少子化 三方向解危機
民意論壇 潛台詞是背叛…抹紅比抹黑厲害
地產霸權 造就香港之亂
溫良恭儉 不如不讓
聯合筆記∕台灣民眾黨能撐多久?
第一志願未必是最愛
《郝柏村回憶錄》∕置身權力核心 良知才能防腐
起點就不公平的教育
誰必須被下架?別變成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四方夾擊 褪色的南韓光復節

聯合報黑白集

聯合報黑白集∕代工與抬轎
聯合報黑白集/聯合報
<!–@IMAGE_6691057_CENTER_0@–>川普對大陸出口資通產品開徵十%的關稅,台灣電子五哥股價隨即變成外資的提款機。郭台銘返國碰上外資連賣鴻海,股民巴望他還巢掌舵;但他對政治更感興趣,忙和柯文哲、王金平搞第三勢力。

郭董素有「代工皇帝」之稱,併購眼光精準,唯自創品牌之路崎嶇。他是蘋果手機最信任的合作夥伴,但自家手機市場地位無足輕重;他重整成功的夏普,在家電業仍難重振昔日榮光。郭董個人政治品牌出師未捷,眾人好奇他是否再搏一回。

打造品牌和電子代工是兩碼事,前者創造獨一無二,後者則依客戶需求精準複製。政治品牌,也追求無可取代。賈伯斯離世後,果粉說蘋果失去了創新靈魂。同樣的,政治人物若隨便掛牌上市,等於代工廠裡供人採購銷售的「貼牌」產品,缺乏品牌的獨特價值。

郭柯王結盟傳聞甚囂塵上,但四至八月,郭董從「車輪牌」換成「阿伯牌」,他如何說服人們「果凍沒走味」?最近,不少人提醒郭董結盟換牌的政治風險,卻難入首富之耳,令人想起鴻海收購東芝半導體的舊事。當時郭董挾最高價及夢幻組合競標,最後卻敗於美日韓團隊。就是因為大軍壓境,讓日本加速整合屬意對象,郭董衝鋒陷陣竟成抬轎手。誰知,這回不是重蹈覆轍?

三名精算師結盟,有人真心問鼎,有人志在阻擋他人當選。光看這起手式,便是機關重重,就算再重演神前起誓為國為民,滿地雞皮疙瘩也難動人。

   

聯合報社論

聯合報社論∕民進黨改包裝中華民國,國民黨竟鴉雀無聲
聯合報社論/聯合報
<!–@IMAGE_6676783_CENTER_0@–>蔡總統近來頻頻宣示要團結「台灣派、中華民國派」;與此同時,民進黨也宣稱要成立「抗中保台大聯盟」,訴求之一是「捍衛中華民國主權」。這些過去屬於泛藍的主張,竟出自獨派的民進黨之口,顯示其統獨戰略有所轉變,意圖轉化「中華民國」的意涵,使之能納入民進黨的政治光譜。

民進黨所謂「捍衛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究竟意欲何指,令人好奇。從法理上看,中華民國建立於一九一二年,依據一九四五年制定的憲法,主權及於整個中國;但根據憲法增修條文,目前治權只及於台澎金馬。且增修條文明定「國家統一前」之條件,法理上的現狀,兩岸應是在中華民國的前提下「促進統一」。

民進黨一貫持台獨立場,其長期以來的論述,從一九九一年的《台獨黨綱》,明白揭示要用公民投票建立「台灣共和國」並制定新憲;到一九九五年的《台灣前途決議文》,則將國家主權限於台灣,只是目前國號叫中華民國。再到二○○七年的《正常國家決議文》,進一步提出要正名、制憲,使台灣成為正常國家。蔡總統也曾公開表示「中華民國是流亡政府」,顯見民進黨對「法理上的中華民國」非僅沒有興趣,而且是站在中華民國的對立面;因為中華民國的存在,妨礙了台灣獨立。

如今,民進黨反過來要「捍衛中華民國」,主要原因有二:首先,「制憲正名」的主張並不切實際,甚至連民進黨極力拉攏的美國、日本都未必支持,更可能招致國安危機。其次,從台灣民意走向看,無論統獨,支持「中華民國」才是最大公約數,「制憲正名」反而是少數。因此,民進黨的中華民國新論,主要是在大選當前下因應現實政治考量,向主流民意靠攏。

當然,民進黨擁抱「中華民國」,很可能遭到台獨基本教義派的反彈。但民進黨打的算盤,是擺在眼前的現實,台獨基本教義派無力提出可能當選的替代人選,民進黨和蔡英文已經是他們「現有人選」中最好的選擇。民進黨「吃定」台獨基本教義派,所以有恃無恐地打起「中華民國牌」。

但在獨派本質不變的情況下,對民進黨而言,中華民國只是一塊「必要時可用、不要時可棄」的招牌。既要用之,就要轉化「中華民國」的概念。其直接做法,就是將「中華民國」和「台灣」畫上等號,並與「中國」切割,即「中華民國即台灣」,「中華民國非中國」。如此一來,中間選民不察,還以為民進黨放下台獨,轉為「捍衛中華民國主權」,但事實不然。

透過這樣的概念轉換,「中華民國」將逐漸與「中國」脫鉤。長此以往,過去屬於藍營的「捍衛中華民國」、「中華民國派」,將變成綠營的政治資產;民進黨也就達到了「反中」與「護中華民國」交疊的目的,甚至可用護中華民國來掩飾反中。如此一來,不僅將藍營逼到急統、紅統的死角,更可使自己穩居主流民意,推動「實質的台灣獨立」與「去中國化」。

這樣的策略,其實一戳就破。例如,最近新編高中歷史課綱上路,部分教科書直接採用「台灣主權未定論」。若此說成立,中華民國統治台灣的法理基礎便不存在,民進黨所謂「捍衛中華民國主權」將從何而來?教科書這樣的內容,其實是民進黨推波助瀾所致;原因在它骨子裡「團結中華民國派」是假,搶中間選票是真;「捍衛中華民國主權」是假,把台獨裝在中華民國軀殼裡「借殼上市」才是真。

民進黨意圖用台獨概念來置換中華民國,實屬荒謬。但國民黨對民進黨的企圖卻渾然不覺,或無能回應,更是荒謬。對於民進黨扭曲中華民國的意涵,並藉此吞食藍營光譜,國民黨迄今未能提出任何批判或反擊。難道國民黨已先棄守中華民國了?

   

經濟日報社論

經濟日報社論∕青年貧窮與少子化 三方向解危機
經濟日報社論/經濟日報
政府近日接續釋出投資青年就業方案與托育新制兩項政策,加上這幾年力推的長照與社會住宅政策,顯示政府為解決青年世代及少子化問題,正建構更完善的社會安全網。這樣的作法在面對現實困境確實有必要,但我們也必須指出,面對青年貧窮及所衍生的少子化問題,這些政策只能治標,若政府真要解決問題,勢必要有更多突破既有結構的作為。

青年世代發展的困境在於弱勢的就業環境,這包含了低薪難解的就業機會與不夠友善的職場環境,更重要的是這種弱勢並不會因為時間所累積的職場經歷而得以明顯改善,導致青年在看不到未來展望下,不僅難以改善生活條件,也對婚育卻步,衍生出少子化的國家危機。社會安全網或許能解決部分「安居」的問題,但要讓青年世代能樂觀展望未來,還必須做到「樂業」才行。

相對於同樣有青年工作貧窮及少子化危機的日本,台灣社會對此一危機的認知與重視程度顯然不足。日本的產業政策與就業政策早已針對危機積極處理,反觀台灣,產業與就業政策與這些危機從來對不上頭,似乎認為這是一個二分的問題。

台灣近期的經濟表現不算差,政府不時宣示的經濟成長表現居四小龍之首、台商回台投資金額超過5,000億等,很值得慶賀。但是這些經濟成果如何轉換成青年世代的機會,讓青年世代真正有感於「明天會更好」,才是更為重要的課題。以經濟政策來看,從5+2產業創新計畫、新南向政策到近期的積極協助台商回台,我們都不容易體會青年世代能從中得到什麼樣的發展機會。

以台商回台可以創造就業機會為例,幾萬個就業機會是否就等於會帶來薪資的提升與美好的發展前景?答案在於這些回台企業的屬性。如果回台企業仍多屬於追求低成本的獲利模式,恐怕新增的勞動需求也難以帶動薪資成長。同樣的,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緩慢,經濟成長模式仍以要素驅動或效率驅動為主,若不能加速轉變,青年仍然很難「樂業」。

因此,政府若真有心解決青年發展困境與少子化危機,以下幾點應是值得嚴肅思考的方向。首先,政府對於產業的協助政策必須要求企業搭配青年發展計畫,這包含具體的薪資提升與積極的培訓規劃。或許這會增加企業成本而招致怨言,但這正是台灣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如果說理想的經濟目標是希望產業界能夠提供優質的就業機會與青年發展的前景,那麼我們如何期待「提高薪資就活不下去」的企業?對於這些企業,政府應該有明確的態度,也應讓企業開始習於接受合理的經營成本。

其次是打造真正友善的職場環境。儘管台灣已經有不少營造友善職場的法規,但徒法不足以自行,青年因為擔心職場發展受阻而不敢結婚生育或充電進修,甚至不敢爭取受保障的權益,是普遍存在的事實。例如,對一個少子化嚴重的國家而言,政府當然應確保就業青年敢於真正享有育嬰假的福利,也無需擔心影響職場發展。

除了業界的配合之外,讓青年得以有效提升就業力也是當務之急。這方面政府可以做的事也很多,而投資青年就業方案中最主要的「職場體驗」,往往只淪為企業降低薪資聘人的管道。例如,大學教育本為青年就業力的主要來源,但當大學已成為人人可念、隨時可換的買方市場時,許多大學為了留住學生已不可能提供高品質的教育,徒然讓青年虛度數年時光而無法提升就業力,浪費龐大教育資源,因此大學的退場機制應該更積極。

建立以人為本、讓青年世代有機會築夢、逐夢的環境應是當前最重要的目標。經濟成長表現再好、台商回台投資再多,如果不能讓青年世代有感,都還不如「發大財」口號來得「人本」一些。

   

民意論壇

潛台詞是背叛…抹紅比抹黑厲害
賴祥蔚∕台藝大廣播電視系教授(新/聯合報
<!–@IMAGE_6691699_CENTER_0@–>

抹紅策略最近大行其道,以前批評國民黨賣台,現在質疑柯文哲親中,連幫旺中說過話的學者竟也變成「紅媒大將」。

戴紅帽、貼標籤,其實也是一種懶人包,跳過中間的論證,直接提供答案。反紅媒時,我的一貫立場就是有違法、有證據,政府就立刻法辦,而且要用同樣的標準檢驗所有媒體,不然就不能侵害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

廿多年撰文立場:李登輝總統執政時,反對政府介入公視;陳水扁總統執政時,反對政府對東森撤照;馬英九總統執政時,反對政府對年代撤照、干涉公視預算;蔡英文總統執政時,我又反對政府不當處罰或約束旺中、TVBS、東森新聞雲。一路走來,成為最常對抗政府的傳播學者之一。

國民黨執政時,藍營沒有說我是綠媒大將。現在,有人說我是紅媒大將。如果時光倒流,我還會做一樣的事嗎?是的,我會,因為這是對言論自由與新聞自由的信仰。

抹紅比抹黑厲害,因為潛台詞就是指控背叛不忠。歷史上,遭到這種指控的人不管本來多輝煌,下場往往很慘。明朝的張居正與袁崇煥,是兩個很慘的例子。

張居正在明朝陷入財政危機時,毅然決然變法富國,一度中興明朝,但是死後立刻被抄家,家屬被軟禁,餓死多人。政敵對他的攻擊,迎合了皇帝對他的厭惡。簡單講,各種罪名的基礎,其實就是對於皇帝的不忠。

張居正從明神宗萬曆十年(一五八二年)病故被抄家,到明熹宗天啟二年(一六二二年)終於被平反,已經過了足足四十年。

明末袁崇煥捍衛北疆,屢敗後金(清朝前身),保國有功,但朝廷與皇帝中了反間計,以為他勾結後金,公然凌遲處死他。當時很多民眾都相信袁崇煥賣國,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袁崇煥在明思宗崇禎三年(一六三○年)遭到磔殺,到了清乾隆四十九年(一七七二年)終於獲得平反,根本沒有勾結清軍,這時已經過了一百零二年。

「間接影射的殺傷力最強了。」公民面對各種戴紅帽、貼標籤,切記檢驗證據並且明辨是非。

   

地產霸權 造就香港之亂
聞博∕大學教師(高雄市)/聯合報
<!–@IMAGE_6691710_CENTER_0@–>

潘慧嫻二○○五年出版Land and the Ruling Class in Hong Kong(香港的土地與統治階層)一書,二○一○年譯成中文出版名為《地產霸權》,一紙風行並引起多方討論。

書中敘述香港地產業運作與結構,描寫香港地產在數十年發展中,如何淪入被大地產財團壟斷的現狀。作者更認為「地產霸權」已拓展至公用事業及零售服務業,成為香港貧富懸殊、民怨沸騰的罪魁禍首。書中建議,香港政府應立即改善政策,不該再縱容地產財團壟斷各大行業,阻礙香港經濟發展。

香港經濟發展,在世界經濟論壇等組織的評比一直處於前段,在亞太地區僅次於新加坡,目前國民所得突破人均五萬美元,高出南韓與台灣許多。照理講,香港民眾應以如此績效為榮,並支持港府,但從占中、反送中運動的激烈,可以發現香港民眾對港府的不滿。

個人認為,港府若能及時重視此書所陳述問題與建議事項,讓香港民眾不至於每天辛苦工作所得,都流入財團荷包,應了中國一句老話「無恆產無恆心」,心中無數不滿正好藉此機會訴求,如今社會不會如此不平。港府要察覺真正原因,方能使問題落幕。

籠屋是潘慧嫻痛訴香港最低層居民之痛。香港有些老街區、老樓房非常陳舊,房東把一些小房間裡的三層床鋪,一層床鋪用個籠子圍起來,當做一個房子出租。比如房間大概是廿平方米,把它隔成一個個像火車硬臥一樣的床鋪,大約一張床大小空間,然後人就在裡面吃、睡、住,因為負擔不起一個比較寬敞的空間。作者當年說這種人有十萬人,目前可能數字更高,占中、反送中運動人潮,或許就能證明。

潘慧嫻認為,香港最深層次的社會及經濟問題,根源在香港政府的土地制度及壟斷競爭政策缺失,導致土地壟斷、地產泡沫、官商勾結、貧富懸殊,造成社會不公義。

潘慧嫻主張民選政府才有能量推動這艱鉅的改革,但個人從台灣經驗認為是不可能,選舉結果只會製造一些新權貴,繼續勾結資本家來欺壓民眾。只有港府願針對土地制度及壟斷競爭政策提出改革方案,並與財團徹底切割,同時商請中國大陸當局協助特區政府供應土地也不交由財團建設公共住宅,才能真正擺脫地產霸權,占中、反送中運動或能平息。

   

溫良恭儉 不如不讓
任潔∕退休國中主任(屏縣恆春)/聯合報
<!–@IMAGE_6691708_CENTER_0@–>

八卦圖象有此啟示:明暗各半,界線彎曲;光明處有黑點,謂包容;黑暗處有亮點,謂慈愛。兩相觸動,但不拉扯,天地乃自強不息。

政治現象亦復如此。在野無情,以長留忠良為志;在朝則應多義,以不容佞臣惕。兩相競擇輪替,安和樂利得以永續。

韓國瑜挾「不讓」霸氣,取得高市長寶座,卻一再囿於「愛與包容」綁手綁腳。「自然無為」是為君子設限,非為小人洩恨「開道」,若本末與輕重失衡,如同「明暗」錯亂,大家受苦。韓市長受無情打壓,心胸固應中和磊落,但任由「溫良恭儉」以致「鬼何其多」,不如「不讓」,維護綱紀。忝為韓粉吟詩,盼市長三思:

渴望天啟宏昌痴夢,

耕耘無序奢談秋興。

   

聯合筆記∕台灣民眾黨能撐多久?
林修全/聯合報
<!–@IMAGE_6691565_CENTER_0@–>

台灣民眾黨成立之際,三年多前新興的政黨時代力量卻面臨分崩離析,加上親民黨的例子殷鑑不遠,藍綠壓縮下,台灣第三政黨的生存空間相當有限。

泛藍陣營方面,有新黨、親民黨;泛綠陣營部分,有台灣團結聯盟,再加上現在時代力量,都曾扮演國會第三大黨或關鍵少數,但能維持的期間都不長,特別是親民黨經歷立委選制變更後,快速萎縮。

按照台灣目前的國會選舉制度,採取單一選區兩票制,區域立委的選舉設計,本來就容易造成兩黨制,因為不像市議會是複數選區,即便沒有政黨奧援,只要訴求特定議題,也能輕鬆當選。

以上一次立委選舉為例,時代力量能夠崛起,在區域立委中贏過競爭對手國民黨,仰賴民進黨的禮讓不提名,才能脫穎而出,否則將只剩下少數幾席不分區立委,影響力和聲量將大幅滑落。

如今,林昶佐和洪慈庸相繼退出時代力量,其中一項引爆點為路線之爭,意即要走出自己的路,或繼續扮演小綠。這項爭辯,其實是台灣發展第三政黨的宿命,只要藍綠不給機會,頂多在市議會攻城掠地,成為地方型政黨,就算順利當選中央民代,最終只是曇花一現。

再看看昔日的親民黨,挾宋楚瑜選總統的超高人氣而成立,曾經一度在立法院拿下不少席次,但隨著宋楚瑜的光環不再,許多人從橘衫換穿國民黨戰袍,親民黨不復當年。

時代力量和親民黨的政黨發展歷程,著實是台灣民眾黨的借鏡。以各地選區來看,地方上的一軍,不是國民黨,就是民進黨,導致台灣民眾黨能推出的強棒不多,必須靠台北市長柯文哲聲望,帶動立委提名人聲勢。

其次,若非透過政黨合縱連橫、攜手提名,台灣民眾黨的區域立委參選人勝選機會很低,最多是跨過政黨得票門檻、搶下幾席不分區立委,不太可能在立法院改選中大有斬獲;而且代表台灣民眾黨進入國會的立委,日後在柯文哲光芒褪去時,也會面臨藍綠選邊站的命運。

要讓第三政黨有生存空間與長遠發展機會,必須修改國會選舉制度,問題是現有遊戲規則就是兩大黨所制訂,誰會願意分杯羹?

   

第一志願未必是最愛
龍彥儒∕應屆考生(新北市)/聯合報
<!–@IMAGE_6691637_CENTER_0@–>

今年大學個人申請因最多採計四科學測成績,造成嚴重超篩,引發家長和教育團體批評;但也有評論認為,超篩不能稱為亂象,因為有近九成考生如願上最愛或次愛的科系。筆者為學測改採五選四的第一批考生,有話想說。

評論提到,超篩不見得是壞事,反而增加學測非高分學生一個機會。但真是如此嗎?

筆者參加面試前,曾參加校外一場台大某教授的分享;他感嘆,原本預計面試錄取人數三倍的人,結果暴增五倍,該系教授得從早上面試到晚上,苦不堪言。

學測非高分群,除非有專長特色,如奧林匹亞得獎等優異表現,否則並沒有因超篩而得利。五選四雖減輕社會組同學負擔,不用再被強迫考自然科,但卻造成一堆高分群同級分卡住系所申請,超篩嚴重。

筆者的同學成績優異,四科滿級分,但他深知如果全填台大科系,勢必會被後續二階段犧牲掉,所以只好填交大,果然最後台大沒上,交大有上,不用指考。

所以,放榜上第一志願,不見得是「最愛」,很多時候是為了讓自己上榜機會高一點。

問題點已很清楚,是什麼原因造成超篩嚴重?是同級分人數過多。那為何同級分人數過多?因為級分間距縮短了。筆者認為,五選四固然立意良善,但配套措施卻沒做好,導致今年指考人數增加。大考中心應朝向單科卅級分的方向規畫考招制度,否則學生無法區別鑑別度。

   

《郝柏村回憶錄》∕置身權力核心 良知才能防腐
張博智∕退役上校(高雄市)/聯合報
<!–@IMAGE_6691582_CENTER_0@–>

郝前院長在百歲生日時出版他的回憶錄,堪稱別具意義;這本書是我近日的精神食糧,屢屢為書中所述掩卷嘆息。雖然書還沒讀畢,今昔對照頗有警世作用:

其一,郝柏村擔任老蔣總統侍衛長歷五十個月,創下任職最長紀錄。書中第十章〈隨侍領袖〉專書侍衛長工作點滴。伴君如伴虎,何況官邸生態迥別軍營。「但蔣總統為什麼選了一個帶兵嚴格的將領來擔任侍衛長呢?也完全是鑑於官邸內外規矩必須嚴格要求與執行,尤其侍從人員的保密習慣與生活操守是總統、夫人與經國先生極端重視的。」

擔任侍衛長,置身權力核心,送禮人多,郝院長自陳是基於「良知發揮了防腐作用」才沒讓權力迷失忘了初心。

這本書出版前,發生國安特勤私菸案,輿論譁然,國安局長、侍衛長為此異動。郝的侍衛長經驗,如何因人制宜實事求是,恰好給侍衛長們和有權柄的人借取經驗教訓。

其二,一九七三年郝柏村從軍團司令調任參謀次長室作戰次長,就慣例言,那是降調,但這職務正好讓他對國軍全盤狀況有更深入的了解。這項歷練,也為他十年後擔任參謀總長做了準備。

「兩年的高級幕僚,我的體會是,身為幕僚要做主官的腦細胞,但並非揣測主官的意圖,提供『正合吾意』的建議,而應本乎良知,提出自己的意見,以提供或充實主官的思考,至少亦可作為一面鏡子。倘若只是探求主官意圖,或坐等上級指示,那就不是腦細胞,僅是手足細胞而已;不是參謀,而是司書。」

特別引述這段文字,因為軍隊這種仰賴、等待、觀望氣息,不只是幕僚生態,更成了不少主官樣態。

兵隨將轉,成於一敗於二三,主官下達決心一以貫之,雖然是成功的關鍵,但更重要的是,在主官下達決心前,幕僚必須各就其職提供專業意見,甚至還要在主官有所遲疑或固執己見時,據理力爭意見具申。只可惜,這種幕僚已經罕見。

其三,訓練不可淪為表演。這是回憶錄第十一章〈磨劍蓄勢〉上的一節標題,談的是軍團司令期間的感想。

「來台以後,部隊長有任期,任期內未必打仗,訓練又勞心勞力,如有成果未必為己所用,而走上形式主義與比演主義,參觀訪問也助長了此風,實是國軍戰力培養的極大隱憂。」可見,形式主義與表演主義早已成風,只是如今似乎不減反增?

因為有這樣深刻體認,郝柏村強調從嚴從難從實訓練,他在侍衛長任內陪侍從站崗,在軍團司令任內親自示範踢正步,在總司令任內親身示範單兵動作,以身作則,始終如一,堪當大將風範。

風氣之厚薄繫乎一二人心之所嚮而已。郝柏村出將入相,足堪後人,尤其是現代將領的榜樣!

   

起點就不公平的教育
尤英夫∕台北市賽珍珠基金會董事長/聯合報
<!–@IMAGE_6691653_CENTER_0@–>

聯合報上周報導,今年大考分發台大共錄取一六○六人,六都考生占八成四,凸顯教育資源較豐富、父母社經程度較高的都會學生,考台大仍占優勢。作為最早(有五十一年歷史)服務弱勢族群新住民及其子女的社會福利團體,我們想要表示意見。

幾十年來,我們照顧的新住民子女只有二位進入台大,現在有一位,是因為運動的專長。新住民家庭普遍月收入新台幣二萬元以下,且多是女性新住民負起家庭經濟重責大任。掙錢時間都不夠,怎麼還有餘力注意子女功課。

有些新住民子女一畢業就要工作幫媽媽增加收入。像今年高中或高職畢業的案家子女,約有二成要去職場工作,這些小朋友並非資質很差,而是教育環境對他(她)們不公平。其實根據台灣師大教授陳學志的研究,四個指標「冒險性」、「好奇性」、「想像力」和「挑戰力」,新住民子女分數都高過一般生。

我們相信,如果有善心人士或機構願提供更多新住民子女的伴讀,一定對這些弱勢新住民子女有拉拔作用,說不定會有更多人進入台大。目前台北的國小透過台北市府由我們基金會派遣通譯人員對海歸(指就讀年齡才回台灣的)小學生在校陪讀,但應該有更進步的空間。

   

誰必須被下架?別變成自己討厭的那種人
張瑞雄∕台北商業大學校長(台北市/聯合報
<!–@IMAGE_6691690_CENTER_0@–>

大家先猜猜這段文字是誰寫的或講的:

「一個無法讓人民安心的政府,卻經常誇言政績、自我感覺良好,可見執政者跟人民的距離有多麼遙遠。執政無法讓人民安心,選舉到了卻經常用『恐嚇牌』、『對立牌』來激化選情,製造社會不安,以此召喚『含血、含淚、含恨』的選票,這種『無良政府』跟『黑心食品』一樣,必須被下架!」

大家一定認為這是國民黨批評現在的民進黨政府,事實上這段話是出自二○一五年十二月廿五日蔡英文在臉書上批評馬英九政府的文章。人家說歷史會自我重複,果真不假。看看蔡總統目前的樣子,就像她以前罵得最凶的那個人。

如果人們不小心,就會變成他們自己所討厭的人。你見過多少次偽君子對虛偽的吹噓?偏執狂抱怨自己是別人偏執的對象?有人宣揚寬容但自己實際上並不是那樣寬容?人們很難像別人那樣客觀看待自己,因此我們通常會表現得像是我們鄙視的人。

或許我們成為我們自己最憎恨的人是有原因的,這與恐懼有關(如恐懼被大陸占領)。恐懼使我們的理智衰弱,使我們的常識短路。政府試圖透過恐懼操縱我們,讓我們只看到他們所希望我們看到的世界,恐懼使我們迷失,看不清楚或不願意看到真相。

這種變成自己以前所討厭的對象屢見不鮮,以前提倡百分百的言論自由,現在被諷刺幾句就動不動要告人。以前高喊黨政軍退出媒體和校園,現在恨不得到處插旗控制。以前說政府不要人事酬庸,現在則親朋好友占滿國營企業。權力使人腐化,絕對權力就是絕對腐化,要撥亂反正只有靠百姓覺醒。

雖然民主機制可以讓腐化的政府下台,但下一個不一定會更好。歷史的鐵律告訴我們所有政府都不可信任,所有政客都是自私自利,人民只能睜大眼睛監督,否則馬上被政客騙而不知。

離總統大選不到五個月,選舉謊言只會愈來愈多,看看這些政客在台上麥克風前聲嘶力竭的樣子,午夜夢迴難道他不會厭惡自己,怎麼變成這樣,變成一個以前自己最討厭的人。

所以所有的政客請注意,歷史會記錄各位的言行,未來會檢驗你是否自打嘴巴,千萬不要變成你自己最討厭的那種人呀!

   

四方夾擊 褪色的南韓光復節
劉順達∕教(台北市)/聯合報
<!–@IMAGE_6691698_CENTER_0@–>

今天是南韓第七十四周年「光復節」,也是一年一度的國家慶典紀念日,南韓總統不分黨派每年都要發表重要談話,強調國家的施政方向;然而,昨日反對黨「自由韓國黨」代表黃教安已先發表談話,要求文在寅總統談話要針對解決韓日貿易糾紛方案、加強韓美同盟關係及警告北韓勿蠢蠢欲動等,提出具體可行對策。

黃教安並警告文在寅如果施政方向不作大改變,反對黨將極力抗爭到底。隨著明年四月國會議員選舉日逼近,南韓朝野政黨間的「鬥爭」日趨明朗化。

文在寅面臨四面「敵人」。除了反對黨的攻勢之外,川普、安倍晉三與金正恩都「不約而同」採取攻擊。

近日來,川普的談話與推特,指責文在寅推動北韓棄核不僅未努力,反而助長北韓試射飛彈的正當性。川普不顧同盟國家尊嚴,一味強調增加防衛費,死要錢。南韓保守派言論,開始批評川普的越軌言行,簡直沒把韓國國家安全放在眼裡。

韓日貿易戰演變成文在寅與安倍晉三間的對抗,愈來愈熱鬧。昨日舉行的「國際慰安婦紀念日」比每周三在駐韓日本大使館例行聚會,超過二萬人之多,成為「反日」集會。文在寅總統透過臉書發表談話,今後南韓將努力結合國際,讓慰安婦問題更為擴大。但文在寅未使用強烈語氣要求賠償,一般認為是考慮即將舉行的韓日次長會談,然而迫於現實壓力,次長會談仍取消,改於下周在北京舉行「中韓日三國外長會議」。

最讓文在寅頭痛的是金正恩「搗蛋」。金正恩罵文在寅是「怯懦的狗」及「糞便」,甚至提出「封南通美」,今後北韓與美國直通,不需南韓插一腳。目前,文在寅拿不出讓金正恩滿意的籌碼,只能隨美國跳舞。

文在寅在「四方」夾擊下,要度過一個無光彩的「光復節」,確實是歷史的悲劇。

   

台灣如何面對將來到的「孤獨死」浪潮?
無論是「下流老人」或「流沙中年」,台灣政府並沒有意願「優先解決」,這從各政黨考慮「年輕選票」比「老人票」更重視就可以看得出來,而且至今也沒有明確有效的老人長照政策可以得知。就前述日本學者上野千鶴子所言,其實日本人面對孤獨死也是「自救」比「期待政府出手更多」。

芒果有黑點不能吃?
「芒果有黑點,到底能不能吃?」是近期討論度很高的問題。農委會澄清,造成芒果黑點的病害主要為炭疽病及黑斑病,不會感染人體,僅是表面輕微受損時,切除後仍然可吃。消化科醫師也說,原則上,芒果長黑斑還是可以吃的。

 

本電子報著作權均屬「聯合線上公司」或授權「聯合線上公司」使用之合法權利人所有,
禁止未經授權轉載或節錄。若對電子報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要求轉載授權,請【
聯絡我們】。
  免費電子報 | 著作權聲明 | 隱私權聲明 | 聯絡我們